书家的素养——略谈郑建新的书法艺术湖南省

书画纵横 / 胡紫桂 / 2015-06-23 18:30

对一位成熟的书家而言,需要很多方面的素养,学问、识见、眼界、阅历、涵养乃至人品等等,不一而足。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能把这些要素自然地、恰到好处地融进书法创作之中,一如自己体内的血液,将各种养分、能量不断输送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化为其丰盈而不竭的创作源泉。

一个书者,在掌握了高超的书写技巧之后,如果不重视上述这些方面的修养,那么,即便终其一生,也不会在书法艺术道路上有太大的发展和建树,顶多只能算一个“书奴”而已。

真正的书者一定要全面发展,技艺超群,学识渊博,人品杰出。

郑建新就是这样一位难得的书法家。他曾在北京工作多年,近年南下履职,我们因此得以相识并相知。他早年师从贵州书法名家刘惠浦先生,深得书道正脉之滋养,数十年间孜孜以求,未见丝毫懈怠。他学书主张深入传统,鉴古出新。最初自魏晋小楷入手,旋钟情于二王,复流连于东坡,后遍临汉魏名碑,打下了坚实基础。近年对怀素、张旭、王铎草书又钟爱有加,用功最勤。若仅于书法技艺而言,已早有成就。尤其是在京工作的十数年间,与当代书界众多名宿多有交往,且时常请益,因而眼界更高,书艺更精。

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始终把学问、书法作为修炼人格、陶冶性灵的载体,数十年来浸淫其中,自得其乐,不知倦怠。因而,他并不热衷于追逐各种书法活动,甚至有意回避很多朋友的盛情邀请,是一位真正淡泊名利、不逐时风,把书法融入到了骨髓中去的一位当代书家。也正因为如此,当代书法界认识他的人并不太多,了解他的人就更少了。

他的近期作品以草书为多,既有二王帖学一脉的法度,又有明清大草夺人的气魄,古朴醇厚、气势磅礴。在那狂放恣肆的笔墨中,可以窥见一颗火热的艺术赤子之心;在一堆堆如山的习作间,更可以看到一个在艺术长征路上踽踽独行的背影;在他灵动鲜活的作品中,数十年的书法传统积淀与文化涵养羽化为他笔下变化多端的点画与线条,这些点画和线条如一串串具有生命的音符,时而优美,时而激越,时而跌宕起伏,时而风平浪静,变幻莫测,气象万千。欣赏他的书法,可以让你忘却烦恼、忘却忧愁、忘却自我。看他现场书写也是一种美的享受,那坚定的眼神、充沛的精力、不知倦怠的挥运与忘我书写的状态可以感染所有的观者,并把观者带进一个点线交织的神奇艺术王国,乐而忘返,不见字形,唯见神采。

翻开前贤留给我们的各种书论文献,创作经验之谈不可胜数。其中孙过庭在《书谱》中说过:“草不兼真,殆于专谨;真不通草,殊非翰札。善用笔者,真草并擅。推之大小,莫不皆然。” 包世臣在《艺舟双揖·自跋草书答十二问》也说道:“右军作真如草,大令作草如真……”。用这两段来形容郑建新的草书最为贴切。他的草书即是建立在深厚的正书基础之上,草法严谨、用笔讲究,作品中既有传承,又有创新,具有鲜明而独特的个性,也再一次有力地佐证了先贤们对草书创作的经验和理论。

工作之余,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书法、切磋书艺,往往深夜忘归,不知东方之既白。无数次这样的过程,使我看到了他更多的书体与更多风格的作品,也让我得以窥见他草书创作的奥秘。在擅长书写各种风格的草书作品的表象之下,他其实同样深谙五体,具有深厚的楷书、行书、隶书乃至篆书的功底,尤其是他那一手纯正的苏字行书,令人如见先贤,肃然起敬。

建新为人正直,待人有礼有节,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在艺术上辛勤耕耘。他饱读诗书,心怀天下,识见广博;他谦虚谨慎,胸怀坦荡,人格高尚。他从不把工作上的成就与艺术上的成熟看成自己傲人的资本。

他曾经和我聊到:“从古到今的每一位伟大书法家,没有几位是仅仅依靠单一的书法而流芳百世的,他们往往在诗词曲赋等文学素养方面同样出色,甚至在宗教、政治等领域成就更高。”这正是他对传统文化身体力行的准则,也是我们当代书家值得认真思考和努力效仿的。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