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春拍书画行情盘点收藏知识

/ 2015-06-30 23:50

随着国内拍卖三大巨头嘉德、保利、匡时春拍落下帷幕,2015年国内第一轮春拍暂告一段落。从成交来看,嘉德18.73亿元,相比2014年秋拍的17.03亿元稍有增加;保利10周年33.2亿元,超过2014年秋拍的24.91亿元近三成;匡时10.8亿元,比2014年秋拍的13.4亿元略有下降。从成交数据看,三家公司两增一减。2015年春拍基本符合我之前的预期,即国内艺术品市场在经过两三年的“腰斩”调整后,行情开始从谷底缓慢复苏,亿元级拍品重现市场,市场的趋势无疑是向好的,但幅度目前还是有限的。凭此,目前断定行情彻底转暖还显得有点为时过早。

古代书画行情开始复苏

历史价值得到藏家认同

古代书画在经过一段的低迷后,今年春拍开始大有复苏的势头,感觉属文物级的精品不少,最终诞生高价理所应当。如被戏称为“史上最贵游记”的保利乾隆御笔《白塔山记》以1.16亿元天价拍出,刷新了乾隆个人作品拍卖纪录。匡时的《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也拍出了8050万元的不菲高价。此外,南宋《吕祖谦告身》和《司马伋告身》分别拍出2875万元和2012.2万元,沈周与文征明的《钓雪图书画合璧》拍出4082.5万元。嘉德的清金农隶书《华山庙碑》以4025万元高价拍出。

这一两年,古代书画天价拍品难现,能超出5000万元的凤毛麟角,价格呈现一种走低的趋势。主要原因是古代书画收藏的水太深,拍品真假难辨,一些成交的古代书画总是带来争议,对藏家的要求较高,不少看不懂古代书画的藏家或投资性的资金选择回避。所以,发生近现代书画价格超过古代书画的现象也就不难理解了。在今年春拍中,古代书画能逆势走强,一方面拍品本身是难得一见的珍罕之物,同时古代书画的历史价值、市场价值和收藏价值正在藏家中得到逐步认同。

近现代书画激活市场

潘天寿李可染再创亿元天价

2015年春拍中,近现代书画表现抢眼,潘天寿和李可染两位近现代书画大师分别创出亿元天价,对激活市场信心居功至伟。在嘉德“大观之夜”专场中,潘天寿《鹰石山花图》经过激烈争夺,以2.79亿元创造潘天寿作品拍卖纪录,李可染革命圣地山水巨制《井冈山》也以1.26亿元的超亿元高价拍出。匡时拍品石鲁《桃妮》,经过多番激烈竞价后也以2185万元成交;齐白石的《放牛》以2012.5万元成交;张大千的《琵琶行诗意图》,以1587万元成交;傅抱石的《武则天》,以1322万元成交;黄宾虹的《春江归棹》,以1085万元成交。

近现代书画为何在春拍中人气颇旺?关键原因是近现代书画具有“存量大,时代近,真伪相对易辨”等优点,自然受到各路买家的热烈追捧,吸引了资金的关注,成为春拍中的热门也就顺理成章了。近现代大师精品的抢夺无疑成为今年春拍中的一大亮点,不少人担心近现代书画价格太高了,个别已经超过了古代大师的价位,价格有“倒挂”的嫌疑。笔者以为,近现代大师画作价位之所以高企,一方面是可买的古代书画精品稀少,必然导致大量资金流向近现代书画。就目前看,近现代书画大师的精品价位在1000—3000万元是较为安全的,馆藏级的代表作可在5000万元以上,价格是有一定支撑力度的。起码在一两年之内,近现代书画行情总体还将是“趋热”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今年春拍中,近现代大师的赝品也上拍不少,一些投机客趁市场行情好来借机兜售假货,买家对此应有清醒认识,避免上当受骗。

当代书画、新水墨受冷遇,买家关注度降低

2015年春拍,“当代书画”板块明显遇冷,买家对当代书画和新水墨的关注度在减弱。几位当代书画市场活跃的名家成交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降低,甚至高估价拍品出现流拍。如贾又福《太行在梦》(估价130万元流拍)、史国良《收获时节》(估价120万元流拍)。其他几位名家成交价格也都大不如前,如崔如琢《雪满江天》(345万元)、何家英《闲云》(184万元)、田黎明《五月河》(138万元)。当代水墨方面,徐累《龙骑士》(207万元)、李津《满园春》(74.7万元)价格都难有上佳表现。  当代书画近两年价格上涨过快,价格有点“发虚”,现在受到冷落比较正常。究其缘由,其一,大力反腐导致礼品画受到冲击,当代书画受影响最大;其二,当代书画和水墨缺乏学术沉淀和盖棺定论,人为炒作风气浓厚,未来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其三,买家对当代书画不感冒,也是一大因素。当代书画和水墨进入拍场应该是画家的代表作和精品,可是现在一些非常普通的画作也流入拍场,完全没有吸引力。当代书画和新水墨在经过快速上涨后需要休息和分化,有实力的画家会有一定的抗跌性,而缺乏学术支撑的画家价格会快速回落,今春的当代书画确实有点冷。

来源:美术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