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的钟馗情结书画动态

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 / 范一直 / 2015-07-27 00:42

吴昌硕 钟馗图轴(赠施石墨) 浙江省博物馆藏

吴昌硕 钟馗图轴(赠施石墨) 浙江省博物馆藏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以雷霆手段“打虎灭蝇追狐”,反腐败斗争高歌猛进。当代自号“田园宰相”的已故湖南画家王憨山,曾有《诛鼠篇》得到好评,而近代艺术大师吴昌硕,当年有感于贪腐者横行,在书画创作中则表露了强烈的钟馗情结。

传统文人画家多士大夫情调,惯于林泉花鸟间寄情笔墨,而对民瘼有所隔阂,对社会丑恶也常抱“惹不起,却躲得起”的心态,有的甚至弄出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蹈之 姿。而吴昌硕显然是例外。郑振铎评价他是一个具有“人民性”的画家,并称赞其最大的贡献是将19世纪末中国画坛“怫郁、苦闷和悲愤的反抗情调”,熔铸成前 所未见的雄浑笔墨。大师在青少年时历尽磨难,中年时亦命乖运蹇,对底层民众苦难多有体认。其所处世代正值旧王朝分崩离析,战乱频繁,民生凋敝,官场腐败现 象比比皆是。面对“人少鬼多”的乱世,富有正义感和救世心的吴昌硕颇具愤世嫉俗之情。这从其“钟馗情结”可窥一斑。

人们画“岁朝图”一类的作品,常以牡丹为主体,取富贵荣华、吉祥发达之意,而吴昌硕有一次画的《岁朝图》只画了红梅、菊花、篝灯三样东西,画面虽显清冷, 却内藏孤高奇崛之气。题诗:“守岁今宵拼闭门,门外人传鬼聚族。衣冠屠贩握手荣,得肥者分臭者逐。”对魑魅横行、群鬼当道的暗黑世道,吴昌硕有着强烈义 愤。而民间传说中捉鬼英雄钟馗的形象,成了他派遣义愤的载体。并不擅长画人物的他,不仅多次画过钟馗像,并题有多篇赞词,而且几番为别人画的钟馗图题诗, 表达了急欲扫除妖魔鬼怪、澄清天下妖氛的热切意愿。

钟馗传说在民间流传甚广。唐明皇有一次因病昼卧,梦中见一身材魁梧者头戴破帽,身着蓝袍,脚穿朝靴,自称为终南进士钟馗,能为帝除妖灭鬼。随后马上见他捉 一小鬼,挖其眼,劈其身,吞而食之。唐明皇梦醒以后,病就好了。于是,就下诏让吴道子按其梦中印象画出钟馗画像,即世传之《钟馗图》。民间对钟馗的热爱, 反映了人们驱妖除鬼的心愿。而吴昌硕欲借钟馗之力所驱除的鬼怪,是人间形形色色的贪腐分子。身为艺术家,在现实生活中虽无力直接为民众除害驱暴,但至少可 通过画笔和诗笔,来弘扬钟馗那种刚正无私、勇猛无畏的正义立场。

吴昌硕在自题《钟馗图》中说:“南山有进士,能驱天下鬼。花神借护持,相貌魁然伟。”在他眼里,只要“能驱天下鬼”,像钟馗那样看似狰狞的相貌也有既 “魁”且“伟”的魅力。他另在题《钟进士图》中写道:“袍笏雍荣进士图,一生啖鬼策勋殊。通衢白昼尘埃甚,两眼如箕看得无。”“文章魑魅两堪哀,未必终南 捷径开。且吃人间端午酒,望他还化鹤归来。”既为钟馗“一生啖鬼”的殊勋所感佩,又渴望他能早日回归人世,驱灭更多的人间魔鬼。在另一幅《钟馗图》中,他 发出了这样强烈而急切的呼喊:“馗乎、馗乎,曷不奋尔袍袖,砺尔剑锷,入鬼穴、揪鬼母,寝其皮而食其肉,俾四海八荒,纤尘不作,而草附木之游魂,曾何足以 供尔之大嚼?”在《钟进士像》题诗中更期盼“磨刀天踏平,一试霹雳手”。

任伯年有《钟馗斩狐图》,吴昌硕题:“须眉如戟叱妖狐,顾九堂前好画图,愿公宝剑血模糊。狐能幻形为好女子,遇之老葵而遁形之技左矣,呵呵!”他为汤贞愍 画的《醉钟馗》题诗:“老馗志雄杰,大醉梨花春。难得忠义笔,写此髯绝伦。于今鬼成市,白日飞青磷。愿公奋长剑,弗使揶揄人。”可见其钟馗情结念念不忘。

因吴昌硕时常画钟馗像,当时仅7岁的孙子吴长邺在其画室被钟馗奇特的外形所吸引,找来一张纸,对着墙上的钟馗像和另一幅无量寿佛图画了起来。吴昌硕在上面 题了“安吉吴志源,时年七岁。”此画当天被前来吴家的沙孟海看到,他题了“不减武梁祠画像,臣沙文若敬观。”此儿时戏作一直被吴长邺所保存。60年后的 1989年,沙孟海重见此图加题长跋,可谓佳话。

吴昌硕排解不去的钟馗情结,折射了一个富有良知的大艺术家对社会丑恶的强烈愤懑和对人间正义的深切关怀。书画家在审美之余,也要敢于怒视假恶丑。大师不仅是艺术上的,更是人格上的。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