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鹏带你品读故宫石渠宝笈精品书画动态

北京晚报 / 2015-10-02 22:29

2015年9月27日适逢团圆吉日,万家灯火。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诗人、《墨缘》顾问沈鹏先生在中秋之夜,口占一绝,乘兴挥毫。刊登出来,以飨读者。

正在故宫展出的“石渠宝笈特展”,其规格之高、藏品之精,在故宫博物院乃至全国博物馆都属难得一见。

“石渠”典出《汉 书》,为汉代皇家秘籍的藏所,位于长安未央宫殿北,被称为“石渠阁”,清宫编撰书画收藏著录时,乾隆便以此命名,表达自己对古代文化传统的景仰和追溯。 “笈”,本义指竹书箱,多用竹、藤编织,用以放置书籍、衣巾、药物等,亦指书籍、典籍,宝笈即“宝籍”。《石渠宝笈》是清代乾隆、嘉庆两朝编纂的宫廷收藏 的大型著录文献。初编成书于乾隆十年(1745),共四十四卷;二编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共四十册;三编于嘉庆二十一年(1816),共二十八 函。经初编、续编和三编,收录藏品有数万件之多。

北京故宫博物院作为在明朝、清朝两代皇宫及其收藏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中国综合性博 物馆,无疑是中国最大的古代文化艺术博物馆,文物总数达到1807558件,涵盖几乎整个古代中国文明发展史和几乎所有文物门类。藏有绘画、壁画、版画、 书法、尺牍、碑帖约14万件,占世界公立博物馆所藏中国古代书画总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今天起,《墨缘》将与读者一起走近经典、了解经典、品读经典,对其来历、风格特征、流传过程乃至临习取法等,详加解读。敬请期待。

东晋  王珣《伯远帖》 行书手札

《伯远帖》卷,纸本,纵25.1cm,横17.2cm。

《伯远帖》《伯远帖》

《伯远帖》是王珣问候亲友疾病的一通信札。此帖似有神助,竟被保存至今,作为东晋王氏家族存世的唯一真迹,为后世提供了“直入晋室”、“书追二王”的途径。二 王法书皆摹本而无真迹。《伯远帖》自乾隆十一年(1746)进入内府,经乾隆品题,与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王献之《中秋帖》并藏养心殿内。最终以“三 希”为名编刻了《三希堂法帖》。

1911年至1924年溥仪出宫前,《伯远帖》曾藏在同治皇帝的敬懿皇贵妃居所寿康宫。溥仪出宫时,敬懿皇贵妃将此帖带出宫,后流散在外。1950年周总理指示不惜代价,将《伯远帖》、《中秋帖》购回。

王珣(350-401),山东临沂人,属东晋王氏善书一族。祖父王导、父王恰均精于书法,王羲之乃其堂叔。

用 笔:抑扬顿挫,锋棱毕具,自然生动,放笔直书,锋棱转侧之间,又各不相同,其转折爽劲,如“远、从、游”的捺画,起笔坚定直入,顿挫明显,点画流动,笔迹 清晰,富有弹性;点画多以侧锋出之,似全不经意,又恰到好处,节奏明快,如“伯”之左竖点,“远”的左点与右二点,“从”之双人旁,含蓄之极,还有像 “之、宝、以、优、游、别、如、永”,变化清新,生动活泼。通篇笔画动感极强,下笔多为露锋直入,以尖笔出之,而收笔多为含而不露,或尖而不刻板,如 “远”之捺,“群”之竖,“优、获”之末笔,出笔含蓄。“以、申、别、如、永”露锋出笔。

结体:开张有度,疏密有致,强调疏密对 比。独体字结密无间,有清瘦之感。可贵处在于,左右结体字运用疏密的变化产生开张的体势,左右拉开,有意识地形成或相背或相向的结体,左右顾盼呼应,“计 白当黑”,形散神聚,意态生动,如“伯、胜、情、以、优、如、昨、隔、相”。

章法:没有大起大落的变化,有和谐天成的自然,字间合 理,得体巧妙,无造作摆布痕迹。大小、对比、纵横的穿插、虚实的辉映,使上下承接极尽自然。“珣”厚重、静穆中有动感,“顿”左右结构上紧下阔,与“珣” 的处理相反,“页”倾斜指向“珣”之虚处。综观全篇,章法平和中透出潇洒流宕的风度,展示出晋书风采。

《墨缘》小贴士

唐  冯承素 摹《兰亭序》卷 行书手卷

唐  冯承素 摹《兰亭序》卷 行书手卷唐 冯承素 摹《兰亭序》卷 行书手卷

《冯 摹兰亭序》卷,纸本,纵24.5cm,横69.9cm。传世的王羲之《兰亭序》摹本,也称神龙本。因卷首有唐中宗李显“神龙”年号小印,故称“神龙本”。 今存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兰亭序》“神龙本”的作者,现在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冯承素。但现代学界存有不同的看法。进入明代,大收藏家项元汴在“神龙本”后作 跋:“唐中宗朝冯承素奉敕摹晋右军将军王羲之兰亭序禊帖”。项元汴此跋有两点可议:第一,他将郭天赐所推测的“冯承素等”简化为“冯承素”,将“神龙本” 作者断定为明确具体的冯承素其人,实属主观臆断,完全没有出示任何可靠的学术证据,不足采信。第二,他称冯承素为唐中宗时人。现在由于我们有了《冯承素墓 志》,可以肯定他的判断错了。唐中宗(656-710)两次在位,一次是684年1月至2月,一次是705至710年,冯承素都早已去世。另据考,卷首 “神龙”半印小玺并非唐中宗内府钤印,而是后人所添,定冯承素摹也不可信,但仍是唐以来流传有序的古摹本。

此本用楮纸两幅拼接,纸 质光洁精细。前纸13行,行距较松,后纸15行,行距趋紧,然前后攲斜疏密,错落有致,通篇打成一片。帖中破锋、断笔、结字、行墨,均精征入神。摹临结 合,自然生动,在传世摹本中最称精美,体现了王羲之书法遒媚多姿、神情骨秀的艺术风神,为最接近原迹的唐摹本。

冯承素(617-672),陕西西安人,贞观时任内府供奉挧书人,直弘文馆。时评其书“笔势精妙,萧散朴拙。”其他事迹不详。

用 笔:笔画跳荡,线形多变,强调提按。“映带左右”中,“映”字中曲“央”的横折竖一画,按正常写法应是先顿后再行笔,但此处,开头一顿变成了带笔,而顿笔 被移到折处,“左”末笔一横是个很明显的从轻到重、从带到顿的渐进过程,顿挫的趋向十分明显。“右”第一横则在起笔处微顿,像这些不同起笔的不同顿法,看 出了对横笔处理的丰富意蕴。强调顿挫,说穿了就是上下起伏的节奏感的问题。

结体:不求平正,强调欹侧;不求对称,强调揖让;不求均 匀,强调对比。以“惠风和畅”中,“惠”头部向左倾斜和“心”向右下角下沉,几乎造成一种结构间的错位,各部分间的中轴由垂直变成倾斜。“风”则利用横画 的右上耸起,造成与“惠”方向相反的欹侧效果。“和”分左右两个部分,“禾”旁拉长成纵式,“口”则放扁成横式,造成在一个字中的纵,横交叉。至于 “畅”,则是一种斜向的头尾交叉,“申”与“易”两部分正好构成两三角形式的对位,可以看到这四个字的体型结构体现出强烈的对比效果。

此帖充分体现出晋人用笔清爽挺劲,字迹秋毫可察,时见贼毫,由此推知,其用笔应是硬毫笔,弹性极好。其墨色较淡,转折处清晰可辨。纸为白麻纸,质地坚洁细腻。临习时尽量选择与此帖相近的纸,如毛边纸、元书纸、半生半熟宣纸等。

正在学习二王书法者,不妨结合此帖的学习,以正确理解晋人书法。

《墨缘》小贴士

临写兰亭,注意观察,如字内空间分布不均匀,但是很和谐;运笔取势笔笔不同,但仍然和谐;运笔过程有很多小动作需要注意;相同的字,用不同的笔法、结体加以区分。

南 朝刘义庆《世说新语》云:“王羲之书《兰亭序》用蚕茧纸、鼠须笔,遒媚劲健,绝代更无。”鼠须(鼠,有人专指粤东之鼠。后泛指松鼠)是硬毫,是否杂用副 毫,不得而知。蚕茧纸是经过压磨,表面似蚕茧的楮皮纸。由此,临摹此帖最好选用与之性能相近的笔纸。如狼毫、兼毫,细腻不渗化的毛边纸、蝉衣宣等,忌羊 毫、生宣。

宋 米芾《苕溪诗》卷 行书长卷

宋 米芾《苕溪诗》卷 行书长卷宋 米芾《苕溪诗》卷 行书长卷

《苕溪诗》卷,纸本,纵30.3cm,横189.5cm,全卷 35行,394字,末署年款“元祐戊辰八月八日作”,知作于公元1088年,米芾时38岁,为自撰诗,共六首。此卷原藏长春伪满皇宫,后散出宫外。其中 “岂、念、觉、养、心、功、冥、不、厌、鸿、载、酒、游、红”字全缺或少缺,今所见照片本乃据未损米帖缺字所摹出。

米芾 (1051-1108),祖籍山西,迁居湖北襄阳,有“米襄阳”之称。史传他个性怪异,喜穿唐服,嗜洁成癖,遇石称“兄”,膜拜不已,人称”米颠”。六岁 熟读诗百首,七岁学书,十岁写碑,二十一岁步入官场,确实是个早熟的怪才。在书法上,位列“宋四家”苏、黄、米、蔡之一。米芾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 一身。

米芾平生于书法用功最深,成就以行书为最大。米芾对书法的分布、结构、用笔,有着独到的体会,要求“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即要求在变化中达到统一,把裹与藏、肥与瘦、疏与密、简与繁等对立因素融合起来。

用 笔:善于在正侧、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形成飘逸超迈的气势,沉着痛快。运锋的正、侧、藏、露变化丰富,点画波折过渡连贯,提按起伏自然超逸,毫无雕琢 之痕。字的起笔往往颇重,到中间稍轻,遇到转折时提笔侧锋直转而下。捺笔的变化也很多,下笔的着重点有时在起笔,有时在落笔,有时却在一笔的中间,对于较 长的横画还有一波三折。钩也富有特色。

结体:中宫微敛,保持重心的平衡。同时长画纵横,舒展自如,富抑扬起伏变化。通篇字体微向左倾,多攲侧之势,于险劲中求平夷,欲左先右,欲扬先抑,都是为了增加跌宕跳跃的风姿、骏快飞扬的神气。

章法:重视整体气韵,兼顾细节的完美,成竹在胸,书写过程中随遇而变,独出机巧。

《墨缘》小贴士

临摹时,宜先对其内容进行背诵,便于临帖时调动感情,做到气息顺畅;再从单个字练习入手,逐一过关,做到每个字每个点画都要有方向、结构,找出最具有代表性的笔画进行提炼;之后通临,即从结构、布局、章法等方面,综合体悟通篇“似斜反正,返璞归真”的味道。

 

中秋夜口占

沈  鹏

阴晴圆缺寻常有,

偏听今宵雨打窗。

不见庭前花弄影,

万家灯火起辉煌。

中秋夜口占。

乙未沈鹏诗书。

来源:北京晚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