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说中国题画诗:诗人之骄子 画家之宠儿书画动态

中国艺术报 / 2015-11-03 08:34

菜根香 李苦禅

题画诗文:

金陵大卖瓢儿菜,两文铜钿饱一餐。

老夫袖中腕无力,写向画中图里看。

题画诗是中国特有的文化瑰宝。这枝艺苑的奇葩,从诞生那天起,就是诗与画交叉的产物。如果把它比作音乐,则是诗与画的二重奏。这首特制的歌曲,既有诗的韵律,又有画的光彩。如果将它比作舞蹈,则是配合默契的双人舞。画的线条是跳动的舞姿,诗的文字,则是画境的升华。题写于画卷上的诗,融诗、书、画于一体,既富诗情画意,又有笔韵书趣,是具有中华民族丰富文化内蕴的国粹,因而被称为“诗人之骄子,画家之宠儿” 。

中国题画诗源远流长。如果从六朝时期算起,已有近两千年历史。但从远古绘画产生的年代看,题画诗滥觞的年代当更早。据《晋书》载,晋太康二年(281)汲郡人不准(人名)盗掘魏襄王(318 - 296)坟墓,得竹书数十车,共75篇,其中就有“《图诗》一篇,画赞之属也” 。 ( 《晋书》卷五一《束皙传》 )而画赞,就是早期一种题画诗。但是,由于年代的久远和种种人为的因素,有题诗的壁 画或画卷多已散佚殆尽。现存最早、画面有题诗的当是北宋赵佶的《蜡梅山禽图》 。

题画诗,顾名思义,是一种以画为题而作的诗。它又有狭义、广义之别和自题、他题之分。自题画诗,是指画家写于自己画卷上的诗,如明代唐寅的《李端端落籍图》 。他题画诗则是指诗人或画家为别人画所题的诗,如清代金农的《题赵承旨〈采菱图〉 》 。

题画诗曾是统治阶级政治教化的工具。后来随着政治色彩的淡化而变成文人自抒怀抱、展现才艺,并用作相互酬赠的文艺作品,发挥了广泛的交际功能。明清以后,又成为市场上交易的商品而具有经济价值。在评赏、辨识古画上,题画诗更具有特殊的功能。如著名画家谢稚柳就曾根据苏轼的题画诗《王维吴道子画》中的描写,推断出王维的画竹已“不再是双勾敷彩,而是放笔撇出的写形体” 。在古代真伪杂陈的文化环境中,画上的题画诗更是鉴别古画真伪的重要依据。此外,题画诗还有不可忽视的愉悦功能,特别是现代社会,人们远离于自然山水,忙碌于职场间,身心俱疲。倘若翻阅一下描绘山水田园的题画诗,卧游那艺术化了的自然景观,心情就会放松。这里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这里有淙淙流水,阵阵花香。徜徉在诗情画意的小路上,就会忘记烦恼,一身轻松。

题画诗不仅具有社会功能,而且极具艺术价值。题画诗较其他诗歌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诗情画意。诗人借助画家已有的画境,再创造的艺术境界,不仅包含画家所引发的创作兴趣、灵感,而且常常把已然确定的画境引入诗中,诗人加以阐释和生发,形成全新的艺术结晶,真正做到了“诗中有画” 、“画中有诗” 。题画诗的审美价值,除了体现在其所特有的诗情画意之艺术美外,还在于多方面地表现了自然之美。仅以山水、田园类题画诗为例,特别是题写于画内的山水诗,或描绘波澜不惊、一碧万顷的湖面,于心旷神怡之中观赏静态美;或描绘风起云涌、白波若山的海水,于雄奇之中给人以壮观美;或描绘云遮雾绕、层峦叠嶂的山景,于时隐时现之中领略朦胧美;或描绘平畴无际、风光旖旎的田园,于闲适之中充溢着恬淡美;或描绘风霜高洁、水落石出的林泉,于静谧之中带有飘逸美等等。

山静日长 黄宾虹

题画诗文:

山断开平野,河回杀急流。登临须向夕,风雨更宜秋。

急急后飞雁,翩翩不下鸥。晚舟犹小待,暮雀已深投。

题画诗的艺术价值远不止于此,题画诗,无论是自题还是他题,都是诗人与画家对话的产物,因此它对画家和画作的描写哪怕是只言片语,都具有重要的认识和鉴赏价值。特别是自题画诗,是画家创作的内心独白,具有其他评论家不可替代的认识作用。在题画诗中涉及绘画的内容很丰富,其中有对画家生平际遇的描叙,有对画作的鉴赏与品评,有对绘画理论的阐释,也有对不同画家的画作的比较、论析。这些题画诗除了具有诗的情趣外,还为绘画艺术鉴赏增添了感人的诗意形象。因此,如果我们把中国现存的全部题画诗按年代编辑起来,那无疑将是一部以诗歌书写的、色彩缤纷的中国绘画艺术发展史。而书画同源,画史又与书史密不可分。中国题画诗的发展史虽然不能等同中国书法艺术的发展史,但是自从题画诗产生以后,题画诗的书法艺术便与绘画艺术的发展同步了。国画大师陆俨少曾说: “画画的十分功夫,应该是四分读书,三分写字,三分画画” ,这是因为“中国画注重骨法用笔,一支毛笔,用好它必须经过长期刻苦的训练,而写字是训练用笔的最好方法,要做到使笔而不为笔使,要笔尖、笔肚、笔根都能用到,四面出锋,起倒正侧,得心应手,无不如志” ( 《学画微言》 ,2008年6月25日《文汇报》 ) 。因此,对于中国画而言,画史与书史是密不可分的。我们从中国绘画史上可以看到书法艺术发展的脉络,而从书写题画诗的书法中更可以看出书法艺术发展变化的轨迹。特别是某些现存于古代名画上的题诗,无疑就是当时书法艺术发展的一个缩影。从现存书写于画内(含正面与背面)的题诗看,到了南宋,虽然画上题诗已成风气,但现存的有题诗的画作却很少。金元之后,画上题诗蔚然成风,及至明清两代已达极盛,因而有大量画内题诗存在,其中的书法作品也是百家荟萃,书体异彩纷呈,是研究各朝代书法艺术的珍品。因此,现存于画上的题诗,也是古人用笔书写的、以实物形式出现的书法艺术史。

题画诗对庞大的诗歌家族而言,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但它却是一座有待开发的艺术“富矿” 。自南宋以来,它开始进入研究者的视野。孙绍远编辑的《声画集》不仅第一次汇集了唐宋的题画名家,而且搜集了许多诗画家文集中缺失的作品。清代的《御定历代题画诗类》既补充了许多诗人的个人文集,也增加了中国诗歌的总量。逯钦立先生所辑校的《先秦汉三国魏晋南北朝诗》 ,既在画中寻诗,又把石刻题画诗也尽收集中。因此,我们不仅可以为已经编定的《全唐诗》 《全宋词》 《全宋诗》 《全元散曲》 《全明词》等补充新发现的题画诗、词、曲等,而且还能从题画诗中发现许多史籍未载的书画家。据粗略统计,仅从明、清两代的自题画诗、词、曲中,新发现的画家或画人就不下百位。

中国题画诗从产生到发展,大致可分为六个阶段,即:春秋战国至秦汉的萌芽期;魏晋南北朝的生成期;隋唐五代的成熟期;两宋、辽、金、元的发展期;明清的繁盛期;而近代延续了明清题画诗的发展势头,并加以拓展,形成了题画诗发展的新高峰,可称为延展期。在反帝反封建的刀光剑影下诞生的题画诗,如一面血染的军旗飘扬在广阔的海疆,辉映着出征的舰船;又如一曲高亢的战歌,回荡在弥漫硝烟的天空,呼唤着沉睡的人们。它以炫目的光彩和动人的旋律写就夕阳下的辉煌。

然而时至现当代,题画诗却日渐寥落。在许多大型画展上,不仅很难见到画家的题诗,而且更难觅诗人的墨迹。 “宠儿”已不再受宠,“骄子”似也不受待见。长此以往,中国题画诗的传承颇堪忧虑。著名国画大师刘海粟曾说过: “一个画家如若不懂得做诗,不会题画,便是个哑巴画家,等于半个美人。 ”著名艺术家徐复观也指出: “画出一幅画,更用一首诗将此心灵、意境,咏叹出来;再加上与绘画相通的书法,把它写在画面空白的地方,使三者相互映发,这岂非由诗画在形式上的融合,而得到艺术上更大的丰富与圆成吗? ”因此,在传统的中国画诗、书、画三大要素中,诗是画之魂,书是画之骨。所以历代名画家,都十分重视诗与书。艺术巨匠齐白石就曾说: “我的诗第一,字第二,印第三,画第四。 ”但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他们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要强调诗、书对绘画之重要和表明自己追求画品之高雅。

让我们发扬中国画及其题诗艺术的优秀传统,不断造就大批诗、书、画三绝的艺术家,使中国题画诗后继有人,薪火相传。只要我们倍加珍视中国题画诗这份宝贵的文化遗产,并且保护和传承的措施有力,就有理由相信,随着时代的前进,题画诗的发展空间也会不断拓展。它不但不会消亡,而且将会以多姿多彩的面貌出现在艺坛上,永远熠熠生辉!

来源:中国艺术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