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兹壁画保护研究必须分秒必争书画动态

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 / 胡立辉 / 2015-11-04 09:34

“龟兹是古印度、希腊—罗马、波 斯、汉唐文明在世界上唯一交汇的地方。”北京大学教授季羡林曾说。古龟兹国(今新疆库车)作为汉唐时期西域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曾是西域36国中 最大的城邦国。而从公元3世纪末至公元9世纪中陆续开凿的石窟寺院,无疑是龟兹文化中最为宝贵的遗产,至今仍有10余处遗址得以保存,包括600余个佛教 石窟,1万多平方米残存壁画,见证了公元3世纪至9世纪龟兹作为天山南麓佛教中心的盛况。

新疆龟兹石窟作为分布 于古龟兹地区大小20余处佛教石窟遗存的总称,其中包括克孜尔石窟、库木吐喇石窟、克孜尔尕哈石窟、阿艾石窟等。以克孜尔石窟为代表的龟兹石窟壁画最为典 型。近日,由中国美术学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委宣传部、浙江省归国华侨联合会主办的“2015克孜尔石窟壁画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国美术学院举 行,来自中国、美国等国家的100余名学者分赴杭州、新疆两地,就新疆克孜尔石窟壁画、古迹保护与修复、佛教艺术研究等方面内容进行了交流。

“敦煌研究在龟兹”

“从 北梁一直到北魏时期的敦煌壁画中可见其受丝路文化影响的印记,因此,敦煌研究在龟兹,龟兹研究在世界。今天人们对敦煌壁画的构图、造型等进行研究,要追本 溯源的话,敦煌的渊源应该在龟兹,而寻索龟兹的渊源在印度、波斯、地中海。”新疆龟兹研究院院长徐永明认为,龟兹作为古丝绸之路要地,丝绸之路沿线的民 族,包括波斯、阿富汗、中亚等地的文化交汇在龟兹,之后这一文化财富向东传播,到达了中原内地。

“克孜尔现存的 早期洞窟见证了佛教文化自印度和中亚经新疆传入中国的历史,源自波斯的大量颜料证实了沿丝绸之路中西贸易往来的历史。”新疆龟兹研究院文博馆员申春认为, 佛教传入龟兹辗转进入敦煌再到中原,龟兹壁画也因此呈现出了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艺术风格。今天对于丝绸之路的关注和研究,应该说龟兹文化是其中非常重要 的一部分,因为,作为文化的中转站,龟兹起到西融东传的重要作用。敦煌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侯黎明表示:“今天对于龟兹的研究需要走出龟兹,不仅要向 内串联敦煌、云冈的艺术,同时还要向外延伸至东亚、西亚。”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王赞认为,通过“丝绸之路”这一载体,龟兹石窟壁画艺术一方面体现了东西艺术相互碰撞、相互渗透的完美结合,另一方面在传播、交流、交汇和融合之后也将反哺西方艺术,并影响未来中国艺术的发展。

龟兹研究有不同路径

因其源流历史,所以对龟兹地区石窟壁画的研究,也就更突显出串联艺术史乃至中西文化交流史的重要学术意义。但为何多年来对于龟兹文化的研究没有敦煌研究看上去那么“热”呢?

徐 永明认为,这源于从敦煌再往西,国人可以辨识的文字历史的缺失,文献资料的断裂导致了龟兹石窟壁画研究中断代的困境。“作为文化含量极为丰富的综合性艺 术,龟兹石窟壁画中包含了绘画、建筑等跨领域的多种学科,对其深入研究必须依托西方的方法论,比如从图像学、考古学、美术学等学科来切入。但由于现今地理 环境及国内高校学科建设中文化保护与修复专业设置等局限,龟兹壁画的研究保护目前仍缺乏专业的人才队伍。”徐永明说。

“可 喜的是全球化时代环境下,独立发展的研究现在可以互相交流,互通成果。”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鲁克思表示,中国对龟兹文化的研究是从20世纪30年 代才展开的。龟兹壁画主要在国内,但国外也存留着一部分,这催生出龟兹文化研究的不同路径。比如德国在欧洲美学史的影响之下,更注重风格学的研究和讨论, 以此来串联艺术史。而中国的研究者在研究的同时,还承担着保护和修复的责任。因为早年遗失和损毁的壁画让研究增加了难度,有时候研究者只能去寻找和拼凑, 这一点很不容易。

龟兹壁画损毁程度不断加速

历史上,龟兹克孜尔石窟曾遭受过两次浩劫,第一次是公元10世纪,在佛教与伊斯兰教的宗教纷争中,克孜尔石窟伴随龟兹佛教衰败而逐渐被废弃,遭到较大破坏。第二次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外国探险队在龟兹大肆盗劫了上乘的壁画、泥塑。

与 敦煌不同,龟兹是到新中国成立后才开始保护的。自1956年国家开始采取保护措施至2009年新疆龟兹研究院成立,龟兹石窟的保护管理机制逐渐完善。但是 这些石窟的保护现状不容乐观。在风化、水淹的自然侵蚀下,大多数洞窟的前室已经坍塌,还留存的主室和后室的情况也不乐观。近年来,随着造访龟兹石窟的人数 逐渐增多,二氧化碳对石窟壁画也有着显见的破坏,这给龟兹石窟的保护工作提出了新的课题。

对此,徐永明介绍说: “今天尽管实施了各种保护手段,但壁画的损毁程度可以说仍不断加速,壁画的褪色和剥落已不可逆转,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切,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消失,这样的消 失每一天都在发生。因此,现在我们对壁画的保护通过现代化的方式,建立数字化洞窟和壁画数据库,借助新的技术手段,石窟壁画在机械时代的复制、重生将会开 启新的历程,这是一个抢救性的工作,必须分秒必争。”

对文化的研究保护,其成果重在运用。近年,中国美术学院与 新疆龟兹艺术研究院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把龟兹文化的研究纳入学院的教学科研中。尤其是让学校和院所之间的合作成为实体,作为学生研究古代绘画的重要基地, 让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种子深深扎根在学子心中。学院还建立了岩彩画研究所,以研究带动创作,将艺术理论与创作实践相结合,开展对古典壁画艺术的保护、修 复、研究、传承。

“今天,我们把古老的岩彩壁画艺术从湮没已久的历史长河中重新梳理出来,因为我们相信,它是我们今天重新认识传统绘画和开拓中国画色彩领域的宝贵而丰富的美术资源,它也将会成为中国绘画当代形态建设最可倚重的力量之一。”王赞说。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