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是自渡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肖鑫 / 2015-11-11 09:07
与周博兄相交也久,却从未谋面,最奇妙的是观照片而能知其人,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几乎每天都能在网上看到他的字。古人云“千里尺牍,欣然会面”,不想这种“象征交换”借...

肖鑫(老蕉)

与周博兄相交也久,却从未谋面,最奇妙的是观照片而能知其人,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几乎每天都能在网上看到他的字。古人云“千里尺牍,欣然会面”,不想这种“象征交换”借网络得以延续。

多年前曾为周博兄写过一篇书法评论。那时他的书法正是“采百花”之时,从二王父子到王铎,从汉到民国,凡能纵其豪逸之气者,悉有所涉。所作无不以气势胜,正是血气方刚之表征。

十多年后,我与周博兄再相逢于微信时空,其容貌已增沧桑,唯雄视之眼神却有增无减。睹其书迹,恍然若不相识,惚而又似识得,这种既陌生又熟悉的交会让我意识到,周兄之书法已然有了质的变化。如果说十年前周兄是以血气方刚之勇奋力地博弈于纸笔间的张力游戏,那么今日他真的是拈重若轻,指挥无不如意了。秦砖汉瓦、魏碑残纸在他笔下不再是历史封存之迹,全部洋溢着春草疯长的活力。书能入古形,可以动人之思,但这不是书法最具魔力的地方;能动人之心,才是书法的高境!十多年的积累蒙养,周博兄终于脱胎换骨,以心驭笔,涂涂抹抹,顷刻幻化出一片离离景象,生机勃勃,令人怦然心动。也许每个人的灵台都有一扇门等待它的主人去打开,周博兄开门之声是这等的清亮、鲁莽,旋即是豁然的狂喜。这种心境全都在字迹中呈现出来。我由衷地赞美这些澄明之迹,欣然地与字迹背后的老友会面,而老友站立是身后,正是“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周博兄以前要通过叩问古人来前行,现在,他径直走去,所经之处,芳草疯长。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