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通诸家 自成一格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肖 鑫 / 2015-11-11 09:08
“千年书法转阴柔,不见南宫第一楼。八尺檀皮坦斋挂,气压江左万户侯!”这是我为周博先生的书法即兴写的一首俚句。文人书风流转渐次,南宋以后,阴柔美学昌盛,君子行健之...

“千年书法转阴柔,不见南宫第一楼。八尺檀皮坦斋挂,气压江左万户侯!”这是我为周博先生的书法即兴写的一首俚句。文人书风流转渐次,南宋以后,阴柔美学昌盛,君子行健之道逐渐衰微,至明清虽有名家风流豪迈者,但是大部分文人的小札却都已显猥琐之态,我向来是不喜欢的。初次邂逅周博先生是在网络之上,彼以“坦斋”网名行走,见其网上作品,慷慨激扬之气跃然,因此大为折服。近来周先生欲办展,约我撰文评述其书法,我恨无江郎之笔、弗莱之才,琢磨再三,而成此鄙陋之评。

周先生的书法艺术广泛涉猎董其昌、米芾、王铎、苏轼、何绍基等历朝先贤,近师林散之、沙孟海、白蕉等前界名流,以古人之法做为自己的依托和屏障而能自出新意。细观其书,以一中轴线跌宕贯之,布局洒落,似山涧泻下的一股泓泉,沁人心脾,大有可观;其用笔老练、墨法娴熟,力透纸背,堪称丰腴雄健。清人刘熙载说,“书贵通神,而神有我神他神之别,入他神者,我化为古也。入我神者,古化为我也。先入古神,古主我仆,后出古神,反仆为主。”在书法艺术的创作上,周先生深谙博观约取、厚积薄发的道理,他像勤劳的渔翁一样,广撒网努力“打进去”,通汇百家、取舍有度,有的放矢、散凭性情,然后再努力吸吮古法中的精华;“打出来”之后时刻注重自己笔墨语言的提炼与把握,笔墨渐现老道、个性逐渐独立、风格日臻完美,而又渊源有自,不屑于那种信笔乱抹之道,虽主创造而重视传统的历史关联,所谓“皮之不存,毛将附焉”。

在所有的艺术表现手段中,书法学习和创作要偏向于抽象思维,而在抽象思维的同时又涌动着一个更高层次和意义的“形象思维”。他的抽象性在于是用独特的线条技巧来搭接与组合,从而完成了笔墨在宣纸上的宣泄和释放,形成了一种震慑灵魂的民族文化符号和书家生命符号。这种符号结合着对自然万物的感悟和情感抒发,这就是所谓的“形象思维”。要论当今书坛的派别,大致可分为两大派:即“传统派”和“现代派”。要问周先生的书法当属那个流派,我不敢妄断。但是从其书法艺术的风格来看,应当属于浪漫色彩浓厚的传统余脉,但却又富有一种现代人的独立超群的个性。周先生的书法在透出一股浓浓的碑帖气息的同时,又将中国哲学的本质内含巧妙转化成结构“对比”的形式美感,融合了现代书法的笔墨技巧,在对立中求统一、在对比中求和谐,在生成矛盾、解决矛盾的不断行进中给人以视觉上的享受和心灵上的诚服。

古人论书云:“摹骨之法,如鬼享祭,吸其气,而不食其质”。纵观中国浩瀚苍茫、跌宕起伏的书法艺术发展史,“旧传统”与“新传统”的不断建立,归根结底是笔与墨的形式革新和时代审美需求的本质嬗变,正所谓“笔墨当随时代”。特别是自明时的书法解放思潮和清代碑学的兴起,近代书法家的前赴后继以及所谓“古典派”、“现代派”和“后现代派”的林立丛生,当今中国书坛的发展可谓良莠不齐、众说纷纭,然而安分守己者少、指鹿为马者多,步履维艰者少、甚嚣尘上者多,却也成了当今书坛的悲惨现实。很多书家也在不知天高地厚的圈子中巧取豪夺、钻营攀附,沦落到了俗不可耐、空洞乏味、浅浮低劣的尴尬境地。而相比之下,周博先生却一直在做着书法艺术技与道的宁静思考和冷静思辨,苦修“技”的法度,向往“道”的境界:道寓于技、以技媚道,出神入化、吐露天机,实现了“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境界。

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谢赫在“六法论”中也着重强调了要“气韵生动”。将书法艺术抒发成实体艺术品的过程实质是一个把心中之郁勃律动输送于腕间,然后传导给毛笔的辐射和反应过程。这样一个看似简单,实施起来却极为艰难的动作,考验的是心志、锤炼的是心境、迸发的是心情、疏泄的是心事。从这一幅幅气象峥嵘、畅瀚淋漓、笔调高古、气力弥漫的作品中,我又感受到了周博先生的良苦用心,像呵护自己的子女一样执着,善始善终、无微不至。我的心底又油然徒生了一股浓浓的敬意。

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先生在《中国书法里的美学思想》中提出“中国书法是节奏化了的自然,表达深一层的对生命形象的构思,成为反映生命的艺术。”因此我们说,书法艺术的鲜明表象正是一个优秀艺术家自然生命的载体,是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和艺术观的真实再现。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活化石”,她真切而直接地反映着这个民族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和审美需求。孔子语:“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老子说:“大道至简”。在李叔同先生出家之后,他放弃其他艺事潜心在书法艺术的海洋里遨游,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他这最后的精神抉择与举动具有巨大的艺术引擎意义和指向标作用,这不仅为书法艺术的发展证明立身,也为后来者树立了精神标杆和责任标尺。在绝命之际又奋笔写下“悲欣交集”四字,留给后人参详。

因此有很多人讲,书法是一门非常挑剔的艺术。因为它擅长于表达心性,所传达的正是我们中华民族以技媚道的文化精神,而且也更需要书写者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与之相匹敌和支撑,同时,高超的书法作品也必然彰显书家的精神境界和道德造化,折射出人性的光辉和人文的意象。周先生在同龄人中是肯坐冷板凳、饱读诗书之辈,在中国古代经典传统文化和人文知识营养的摄取和吸收上也是下了不小的功夫。继而才能做到笔下洒脱如此。因此我认为,周先生做一个书法家是非常称职的。

书法艺术的发展终究是“旧传统”与“新传统”的不断建立和相互替代。历史的车轮行驶到今天,书法艺术的行程被推进到今天。在她成为一门单纯艺术形式的时候,又成为了当今时代所有书法艺术家不可回避、需要躬身实践的新课题。当我们诚恳地去思考她的未来时,我想周博先生的忠实实践应当成为对此的最好回答和美好注脚:静穆、简淡、庸和、纯粹。“君子藏器待时而动”,我们相信士别三日,当周先生再次深入传统宝山、蜕变成功之时,我们一定会看到一只翩迁的蝴蝶在中国书坛的上空独立翱翔。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