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左建春印象山西

书画纵横 / 2015-12-25 15:47

我与建春是朋友,虽我比他大许多。

我与建春,同住一个小城近来却很少相见,大家都各自忙,偶有电话过来,问他正在做什么?他会告诉我他正在写什么帖什么帖,读什么什么帖,是左右不离临帖习字。而我每与他相见,大多在酒宴上,往往就不知为什么会争执起来,过后想一想,却还是喜欢他的性格,世风虽日渐鄙下,建春性格的楞角却依旧峥嵘。从不世故圆熟,保持着一介书生的耿直,有什么便说什么,让他忍也忍不住,他也从不肯隐瞒自己的观点。古人常说书如其人,或人如其书。左建春的写字从不媚俗和甜腻这与他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由人到字再由字及人,是见性情的,是一致的,为人不甜不俗,其字亦是不甜不俗。能做到这一点,在当世,不大容易。

有一次酒后去建春家,建春给我拉开一只抽屉,让我看抽屉里的泥人陶范。许多的泥人陶范。小时候我们都玩过那种泥人,狮子老虎或成套成套的戏曲人物,近四五十多年来这种东西好像见不到了,泥人陶范要经火烧,也就是入窑烧才能结实,这种陶范是那些民间不知名的艺术家的作品。收藏那么多泥人陶范也可以人看出一个人对以往生活的珍重和对民间艺术的喜欢,像这样的东西,过去许多人家都会有,但现在很少见,这也可以看出建春性格的另一面。其物虽轻却被主人珍重着。

建春给我看他的字,很多的时候是看他的小楷,用笺纸写,或用和笺纸差不多大小的皮纸写,写好再裱在一起。其小楷给我的印象是利利落落萧疏有致,字虽小,却有大字风范,这是极不易达到的境界。

建春的大字,特重笔力,起止提按均让人感觉每一笔都在心在意更在法度。说到书法,无法度不足观,拘泥法度亦不足观。建春的书法,师法古人,冬晨夏晚,枯坐以对古人法帖,以寂寥之心认真揣度古人笔法,其最近的书法拿给我看,其精神面貌,是运笔如椽,力破整齐,笔势得阳刚之美,咄咄逼人,是渐入古人先贤堂奥,正在慢慢形成自己。我个人写字,喜欢清简恬静,所以看建春的字辄心向往之。建春以前人的精神与法度滋养自己,其所受益,直接表现在他近来的书法作品里。在书坛的当下,以书法的风貌而言,建春是猛看一般越看越好的书家之一。

书法是线条的艺术,从古到今,千变万化,永远充满了让人对此无法不激动的魅力。书法一是要有个人的才情,二是要有非凡的领悟力。这二者,建春都有。因为书法已进入了他的性命,从古到今,要在书法上做大领悟大进取,非如此不可。

建春的字,能笔笔俱到,骨格峥嵘,不甜不俗。

骨格峥嵘,不甜不俗,也是建春为人处世的风骨所在。

我和建春常结伴外出做散漫游,每到一地,他去的最多的地方是笔肆纸铺,每次去,均有收益,或一卷纸,或数支笔,如此而已。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