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系学生背不出古诗词 中国画能否走长远书画动态

解放日报 / 2016-01-05 12:55
邵仄炯绘“今日云景好,水绿秋山明”诗意。邵仄炯绘“今日云景好,水绿秋山明”诗意。

  ■本报记者 钟菡

  “上有黄鹂深树鸣”“野渡无人舟自横”应该怎么画?上海书画院近日举办“以诗征画”活动,入选作品在上图展出。昨天,活动获奖名单举行公示,画 家邵仄炯以“今日云景好,水绿秋山明”为题的创作获得一等奖。上海书画院举办该活动,目的是考验画家们的综合素养,然而,此次征集到的作品却大多是对诗作 中意象的简单罗列,缺乏立意的巧妙创新。只有状物写景,而缺乏人文内核,这样的中国画能否走得长远?

  恢复诗画合一的传统

  “以诗征画”自古有之,宋代画院应召就曾以“深山藏古寺”“踏花归来马蹄香”等为题甄选笔意俱全的能手。此次上海书画院“以诗征画”活动选了李 白《九日》、韦应物《滁州西涧》、王维《青溪》、王维《积雨辋川庄作》四首诗为创作主题,参赛者可任选一首,进行山水、花鸟、人物的创作。

  “中国画有两方面不能少,一方面是笔墨技法,一方面是文学、哲学内涵,但后者在过去一直被忽视。”活动评委之一、上师大美院硕士生导师萧海春介 绍,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中期,朵云轩《书与画》杂志曾举办过一次全国性质的“以诗征画”,希望能恢复中国画与文学的关系。但当时没有网络,加之 成本太大,后来就没有进行下去。此次时隔多年再次启动评选,大家都觉得意义非凡,最终一共收到400多件投稿,体现出这一题目的受关注度。“从数量上讲已 经很多了,让我们有信心明年继续做下去。”萧海春说。

  明年将开展“赛前辅导”

  然而,这些投稿也反映出不少问题。尽管是“以诗征画”,但许多画家仅仅是画诗歌中原有的意象。比如“上有黄鹂深树鸣”,有人直接画两只黄鹂在树 上嬉戏。“松下清斋折露葵”则直接画成了葵花的静物写生,如果不说明,令人难以联想到是在表现诗句。诗词专家指出,按照“上有黄鹂深树鸣”的诗意,黄鹂深 藏于树间,只能听到鸣叫,即便画上黄鹂,也要“若隐若现”。“如果要画诗意,诗句上写的东西最好不要直接放在画里。”比如过去宋徽宗考试“深山藏古寺”, 有的画家在山腰画座古庙,有的把古庙画在丛林深处,最高明的画家则根本没有画庙,而是画了一个挑水的和尚。

  “这次展览是一次尝试,我们有很多要改进的地方。但不管成功失败,至少在这条路上为大家积累了经验。”萧海春认为,画与文学早已脱节,此次展览 在组织过程中没有对选出的诗词进行“赛前辅导”,参赛者“吃不透”题目,因而“不切题”的大有人在。他透露,组委会决定在下次活动中围绕经典题目分几个阶 段进行辅导,比如就前辈画家吴湖帆、陆俨少等对诗意的理解举办一些讲座和展览等。

  美院学生诗词功底比较薄弱

  邵仄炯表示,能够得奖,和自己长期在书画出版社工作分不开。“书画出版社的工作让我对传统中国书画的鉴赏、认识比学院里学习的更深刻。现在美院的学习多关注技术,绘画技巧更丰富,和当代、国际接轨,这样固然好,但中国画立足本民族,也要靠书法、文学来滋养。”

  邵仄炯1998年毕业于上海大学国画系,当时,美术史论系是归在中国画里面的。如今,国画和美术史论已经“分家”。上海大学美术史论系副教授胡 建君一直给史论系的同学开诗词格律课,在美术史的课程中也贯穿了诗词教育。不过,她介绍,国画系并没有开设诗词课,“我发现除了史论外,美院其他专业的同 学诗词功底比较薄弱。我以前给数码专业的同学上课,问他们记得哪些诗词,大概就只有‘白日依山尽’和‘粒粒皆辛苦’了。”

  萧海春在给研究生授课时,也会选一些适合用山水画表现的诗作给学生们练习,让他们表现出其中的味道来。“但现在有的研究生连基本的画法都不了 解,更不要说立意。”他认为,问题出在本科教育上。对于美术院校本科生来说,除了素描,书法、文学、美学都要学,基本画法也要“分科”,而现在画法学的太 全、太杂,不仅贪多嚼不烂,也挤压了其他方面的学习时间。

  来源:解放日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