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写生:在雨雾中寻找心法书画动态

/ 2016-01-12 10:48

黄健生(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对于中国画来说, 技法显然是很重要的。黄宾虹先生的“五笔七墨”讲的都是笔法和墨法,可谓处处讲“法”。表现画面功夫往往也在于笔墨的功力和变化上。笔者画画长期以来崇善 “我自用我法”,但内心却是以临摹、学习古人之法、高人之法,处处以“法”着力、从“法”着眼,以“法”看世界,只不过“法”中除了“技法”,还有“心 法”。

“心法”难寻,可遇、可悟不可求。最近,笔者在四川的一次写生,雨雾中意外有所悟。

这次写生在巴蜀中部地区的青城山,住在后山半山腰的又一村,阴雨天气几乎贯穿了整个写生过程,二十几天没挪窝。若论天气环境,可能是我写生经历中最为艰苦的一次。

二十几天不见太阳,阴雨连绵,大山里苍苍茫茫、恢恢蒙蒙,大概人都要发霉的。这种长时间浓重的阴雾天,是不是就是古代所说的“瘴气”啊?这种鬼天气对于一个 生活在大山外的人来说真的是有些喘不过气来,但群山中云雾缭绕、飘洒逸宕,氤氲和融的景致却是画家极好的绘画素材。满山是一片浑沌的烟岚世界,画家的心情 却是激情满怀。无怪乎早年到过四川之后的画家作品多有生活气息,齐白石、傅抱石、石鲁等等,大概都经历了巴蜀这种大自然的洗礼和熏陶,用面对大自然的激情 点燃了心中的创作欲望,心境得到升华。

长时间置身于烟岚雨雾之中,可谓痛并快乐。头几天兴奋、奇妙,数日之后则开始厌烦、无奈,甚至诅 咒起这个鬼天气来;然而住久了,却爱上了这个天气,甚至于可以上升为一种雨雾文化,透过雨雾,感觉到蕴含其中的质朴与雍容华贵,甚至还有一种惬意快乐若神 仙的快感。倘佯在这蜀中山水,烟笼雾锁,飘渺秀润。摊开画板,即有扑向大自然的冲动,去大口大口吸吮山水之气;山中情趣意境,使得画家的诗意笔墨从胸襟中 自然流淌出来,或许此时的瘴气在画家眼中都变作灵气了,绘画技法中的这皴法那皴法也都变作一种随心所欲之法了,我想这应该就是“心法”!

是 先勾后皴,还是先皴后勾都无关紧要,只知道依着大自然的变幻又勾又皴、亦染亦擦。完全是一种因情设景、遇景生情、于自然情景中自然产生出来的绘画方法;完 全于无“法”中得法,笔笔来自心扉、来自对自然的情感。一图一景、一景一法、一法一情,法为我用,一气呵成,是为“我自用我法”。正如苦瓜和尚石涛在他的 《淮扬洁秋图》中所题画诗:“老木高风着意狂,青山和雨人微茫,图画唤起扁舟梦,一夜江声撼客船”。手中画笔在激情中不为法而法,忘却一切法,师法大自 然,把对象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作品更显厚重、鲜活,漾漾细雨和绵绵阴雨的意境,令人身临其境,甚至于感觉到画中空气的湿润和雨天的阴冷。

在当今这个浮躁的年代,面对苍苍茫茫的雨雾天,支起画板,静静地面对自然凝神,细细品味山中雨雾,寻悟心法。而实际上,技法也能得到充实,在观察和体验中能 极大地提高构图能力和对画面整体感的把控。浓雾遮掩了部分局部而使对象更加整体,天气晴好时过于具象的东西常常不肯放弃,尺幅之间的画面承载量是有限的, 因此平时舍不得放弃的东西在雨雾遮掩下做到了,粗壮的轮廓线变成了面,树木和村屋更加交融,山也显得更加苍茫、大气,浑然一体。雨雾天真的可以寻找到很多 东西,尤其可以静悟到“心法”。

每次写生,都想画得深入一点,画得更有新意一点,带着想法出来观察体会,为的就是寻求对自然、对生活的感悟,追求的是作品更加生动、鲜活,这次写生做到了。对于中国画而言,有时心法比技法更加重要,放弃一些条条框框的束缚,个性的作品才有可能出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