樗斋师友录:卢培钊广西自治区

书画纵横 / 叶康宁 / 2016-01-21 15:58

多年来,总想和培钊兄说些什么。感激、感谢、抑或感念。

我负笈南师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培钊兄长我一届,是学长,在陈传席老师座下读书。他虽然年纪不大,却少年英雄,执掌广西师大杂志社,麾下有数本影响颇大的杂志。因为工作忙,他在校读书期间也要兼顾,我们难得见到他,但他的故事却在校园里广为流传,让我们这些学弟们仰慕得紧。他的博士论文答辩,我们都闻风而动,比肩接踵的挤在那儿旁听,不仅是为了学习,更多的是为了一睹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兄。

对他的研究,我以前了解不多。毕业后,我开始关注到有正书局,研究兴趣也随之转向中国近现代艺术出版史,才发现培钊兄是这一领域的先行者和拓荒者。他的博士论文《民国时期美术期刊和美术发展》不特开风气之先,而且积学功深,至今少有人望其项背。

培钊兄离校前夕,永帅与我相约去拜访他。他当时忙得不亦乐乎,又离学校很远。我们都以为他没时间闲聊了,谁知到了晚上,他突然打来电话,约我们一起喝咖啡。我和永帅都很感动,知道这点时间是他硬生生挤出来的。他待人谦和,不以学长自居,说话实诚,全然书生本色。

2010年末,我到广西应聘,飞机抵达南宁,已经很晚了。早已吃过晚餐的他专程赶过来,又寻觅到还没打烊的地方特色菜馆,点了一桌子的广西菜,里面的沙虫、泥丁等等,让我开了胃口也开了眼界。

南宁一别,展眼数载。岁月不居,我也徒增马齿,对培钊兄的这份感念却一直长存于心。去年8月,他开通了新浪微博,我经常去看他最近的状态。有句话说“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培钊兄于我,正是如此。尽管海天暌隔,少有音问,却渴望时时有他的讯息。

近日,他告诉我要参加一个书法展览,抬举我写一段评论文字,颇令我惶恐有加。我读硕士的时候,无知无畏,写了很多至今读来汗颜的文字。读博之后,见闻稍广,才知自己不过井底蛙。又有幸结识培钊兄这样的谦谦君子,更觉今是而昨非。乃息影樗园,足不出户,以翻书自娱。然而,培钊兄的这篇文字,我是义不能辞的。我有太多想说的话,尽管不是关于书法作品的,不过知人论世,当有裨于观书诸贤。

培钊兄的书法,筑基于二王,得力于赵松雪,旁及怀素、东坡、元章、香光诸家。灵气充沛,意与古会,深得帖学精髓。他的书法可贵处在于没有习气,不矫情,不造作,更不炫技,淡远清疏。我以为这是帖学的至高境界,曩昔张冷僧论书,谓“愈疏愈淡董香光”,盖习帖者,纤秾易具,疏淡难得。疏淡是字外功,赵之谦云:“三岁稚子,能见天质;积学大儒,必具神秀。”培钊兄书作之疏淡得于做人的真率,亦得于学殖的深厚。

拉杂写来,自知佛头着粪之诮在所难免,还望培钊吾兄不以为忤。

(作者系浙江大学艺术学博士后、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社员)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