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纯粹 守古薄发广西自治区

书画纵横 / 2016-01-21 16:01

10月末,由中国书法家协会和山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主办的中国第三届草书展落下帷幕,在评选的优秀作品28人作者名单中,惟一一名来自广西的作者傅绍尉赫然在列。这是今年10月傅绍尉第三次在书法的国展大奖中入围最高奖项(另外两次分别为:10月2日获全国首届“沈延毅奖”书法篆刻作品展优秀作品最高奖,10月10日获“王安石奖”全国书法展最高奖)。一名客居柳州的莆田人,对书法艺术的孜孜追求,可能并非奖项所能诠释。日前,在驾鹤书院的一隅,这位青年书法家给我们讲述了他笔下的书法意境。

古意新写显功夫

打开傅绍尉获得此次国展殊荣的作品,给人一种高屋建瓴一泻千里的痛快。傅绍尉告诉记者,在内容的选择上,只是随意载录了古书《若思堂》的一段话语,通过鲜明的技法和仿古的题印把作品的意境烘托出来,因为古时书法作品多以小尺的书页出现,尺寸较小,而傅的整幅作品长6尺(约1.8米)给人较强的现代感,又有一种创新感。

初看其作品,颇有怀素的笔意,用笔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细看则有“二王”的神韵,连笔间的顿挫、写意般的挥洒,给人极富美感的潇洒意蕴。特别是人字、之字、排比字的简单笔画处理,用笔的老到折射出书者娴熟的功底,又让人有似曾相识的熟悉。因为在怀素的《自叙贴》里,在王羲之的《兰亭序》中,这些字形都曾出现过,只是这些字装在一个新的空间里,古意与创新的交织,让这幅作品的层次凸显了出来。

同样是饱含浓墨的提点,同样是中锋斜拉的藏锋,点线之间的浓淡干湿处理,又体现出“墨分五色”的传统国画理论精髓。字字间距不落俗套的安排,有书家独具匠心的考虑,这幅作品之所以入围拿得大奖,实至名归。

追求技法至上论

傅绍尉在技法上的追求兴许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几百遍临摹名帖的过程中,他要找到的是古人技法上的精髓。“就算是名帖,也不是每个字都漂亮,最能启发我们的是用笔之妙。”傅绍尉说,闭门造车很难有长足的进步,老师的提点是不可获缺的。有时看到老师们的用笔,有一种茅塞顿开的领悟。

学书必须懂得传承,一位书法大师的出现,与他的境遇和所处的时代环境息息相关。“二王”的艺术巅峰后人之所以难以超越,正是行草在创立之初,他们开拓性的笔意光照后世,而东晋纷繁的时代背景,又赋予书法家文人爱国的高尚情怀。“去体验古人的心境,去领悟古人的笔意,看遍名帖之后,可以为我所用,创新是建立在娴熟技法之上的水到渠成之举。”傅绍尉认为,越是有个性的书法家,他们的作品越难临也较难学,但是它们总有共性,就是蕴含在作品中对“二王”的传承。找到了关键所在,才能事半功倍。

对于唐代草书大师怀素,傅绍尉特别喜爱,他的书风很多建立在怀素的风格之上。援毫掣电,随手万变,怀素书帖的妙品不可谓不多,傅绍尉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好比壮士拔剑,神彩动人,书法能做到这样精彩的挥洒还能奢求什么?”

说到喜欢草书的原因,傅绍尉解释是性格的使然,善以中锋笔任气势发挥的他认为,草书能把技法发挥到极致又有不可复制性。从“骤雨旋风,声势满堂”,到“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的境界,虽然如是疾速,但在通篇飞草之中,做到极少失误,能者寥寥。“有难度,才有挑战嘛。”傅绍尉释然道。

艺术家小档案

傅绍尉,福建莆田荔城区人,现为柳州市福建商会副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柳州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自八岁始研习书法,从颜真卿入手,后转攻“二王”、孙过庭,继而深入米芾、苏东坡、怀素之笔意。傅对书法学习创造始终保持着积极向上的热情,不仅前往首都师范大学书法院攻读研究生课程,而且拜当代书法名家龙开胜、李双阳为师,持续提升自己的书法水平。他的书法古朴内敛,妙趣横生,既有扎实的传统功力,又写出自己的艺术个性。2012年荣获全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

傅绍尉自述:

自学等于自杀

自幼时朦胧戏墨,到如今兴来挥毫,学习书法路漫漫兮,且一路崎岖,数不尽的烦恼忧愁,道不完的酣畅淋漓。

事实上,百分之五十的书法爱好者一辈子都没有入门。花了无数的心血,追求了一辈子却不能入门,确实让人痛摧心肝,恨入骨髓了。在我看来自学等于自杀,自我陶醉等于自我欺骗。

感谢指导过我的所有老师,从敖朝军、齐作声、刘文华、叶培贵、张继到龙开胜、李双阳,这些老师或在技法上予以点拨,或在理论上予以示范,使我掌握了正确学习书法的方法,得以入门,走上正路。

在与古人的对话中,我感受到了寂寞背后的伟大;在与古帖的对话中,我解读到点线之中的活力;书法,它是那么有血有肉,有姿态,有灵魂。

于是,在上下求索的憧憬中,对书法爱悠悠。

 

追求纯粹 守古薄发  

见了傅绍尉的字,许多人都爱说“漂亮”,我也常说“帅,字如其人。”用艺术观点评价则为“雅俗共赏”! 雅俗是艺术作品的相互矛盾,要做到“雅俗共赏”是很难的。作品的雅与俗,千百年来学书人就对它争论不休,没有度衡,用道家观点“是亦非,非亦是”,正所谓“大俗即大雅”。然不论你怎说,只要能把握住艺术中“道法自然”的审美本质,就能创作出合“法”合“道”的作品来。傅绍尉深受当代名家龙开胜,李双阳的影响,深追古人,寻梦传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要扎根传统,不论学哪一家,都要追那一家面貌,越纯粹越好,不要搞大杂烩,只有纯粹才能到位,最后百川汇流,共归于海,风格自然流露,虽然很慢,但却厚积薄发!”

傅绍尉的字学米之时,米味十足,学王之时,典雅中庸,现在又在学怀素,但离他所求的纯粹还有一定距离!基于以上原因,加上他的严苛态度,目前他的书风多变,然而大多追求纯粹之法,或追求纯米味,或追求纯苏味,或追求纯王味,或追求纯书谱,又或掺揉,观其作品定调而视!他解释说,他和书法家称号的距离还很远,现在一切的学习和创作都是在打基础,基本功的积累是长远发展的根本,不能急功近利,五年之内,不谈风格创立。

观其笔墨,顿挫抑扬,俊逸清雅,书写性十足,轻灵有致而纯粹气古。书法任性为乐,纯粹为苦,纯粹则深入,深入则专精,唯守至苦,终得至乐!“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愿与绍尉先生共勉,与书友们共勉!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