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关良的水墨戏剧人物联想到中国的动画书画动态

中国艺术报 / 2016-02-18 14:37
空城计 关良空城计 关良

  关良先生学画是从留学日本开始,接受了扎实的写实基本功训练,同时也得益于很多现代绘画的滋养——印象派、后印象派、立体派、野兽派等欧美现代流派的美术作品经常到日本展出。他曾说,对印象派作品开始也看不懂,觉得像孩子画的,但眼界渐渐开阔,引起他对印象主义以及各流派的兴趣和探索,在审美层次上有了很大的提高。

  回国后,关良与吴昌硕、齐白石有很多交往,对中国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之关良从小爱戏,即开始尝试用中国画的材料和传统绘画技法描绘戏剧中的人物和情节。戏剧的脸谱及装束,本身已富有画意,是中国艺术的精华和浓缩;在探索和实践过程中,关良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笔意简劲、拙味十足、质朴单纯、率真自由、充满童趣、惹人喜爱。

  我们并不排斥西洋画,西洋画是西方民族的生活反映,中国画是中国民族的生活反映。中国画是从内在灵境出发,富于潜在的神秘感。可惜的是,我们的动漫人受西方的影响太深,许多作者生吞活剥地模仿他人,抄袭他人。日本曾经是脱亚入欧的国家,日本的动漫既现代化又传统,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和风格。可惜的是我们在发展动漫的初期,太受其影响,以致不能自拔。这和我们自身的缺陷有关,没有形成我们自身的产品,所以我们很多动画片的内容和造型没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还处于四不像阶段。

  谨举两例:美国的动画片《猫和老鼠》在形式内容上充满了西式的幽默,丰富多彩、热情、奔放,用游戏的方式诠释猫和老鼠间的矛盾,没有说教、没有暴力,使人感到亲切和愉悦。捷克的《鼹鼠的故事》 ,全片没有一句对白,全靠形体、表情、动作来传递信息,充满欧式的幽默,造型可爱、情节奇特、充满稚气,大人孩子们看了都乐不可支。

  而我们的许多动画片,也在努力开拓市场,甚至绞尽脑汁,可是丢失了传统的动漫人们,无论怎样打造中国式的动画,日式的造型仍然挥之不去,华丽的线条、甜甜的眉眼、说教似的语言,配音也总是孩子说大人话,怎么能引起读者的共鸣?中国式的神韵、恬静、超逸,在这里荡然无存。

  中国的戏剧本身就是大写意,它和绘画是相互融通。关良先生将戏剧和水墨结合在一起,把中国最独特的传统艺术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他画中那种儿童的稚拙感,那种天真烂漫、无拘无束、天性使然,不正是一幅幅动起来的画面吗?我常想,用关良先生的戏剧人物造型,演出一部动画片来,只要故事讲得好,加上中国动漫人的聪明才智,会给国际舞台带来一片惊艳,奉献出纯正味道的中国大餐。

  这正如关良先生所言:“画同科学一样,总是在不断发展中。基础功夫花几年是可以解决的,但真正艺术上有所创新,却非易事。外国喝很浓的咖啡,中国喝清淡的茶,要慢慢品出味道来。两个民族的习惯、气质、历史、传统不同,以致在艺术上的见解不同。 ”

  (文章来源:中国艺术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