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弓:当代书法创作美术化倾向与书法本体书画动态

书画纵横 / 张天弓 / 2016-02-22 14:06

一、传统书法艺术进入近代的命运只有两个,一是整体转型,力争成为这大美术的一部分,一种是依附实用书法,在社会边缘流浪。当时新文化运动背景下,一部分有识之士,选择了蜕变转型这一条路,就是书法艺术的“美术化”。王国维《论古雅之在美学上的位置》(1007年)认为书法艺术是“低度之美术”。梁启超《书法指导》(1026年)则提升到“最高美术”。

二、法艺术成为艺术世界中一员,其身份是“造型艺术(视觉艺术)”;在造型艺术的世界中,书法艺术的身份是“毛笔书写汉字”。“毛笔书写汉字”是艺术世界的规则下的本质性界定,不是指存在。书法作品的存在,是毛笔书写的汉语文本,或者说诗文。所以书法作品的命名依据汉语文本,如《黄州寒食诗帖》。不涉及汉语文本,书法作品既无实,也无名。

三、书法审美的“四看”理论模式始于梁启超《书法指导》(1926年):“写字有线的美、光的美、力的美、表现个性的美”,而“能够表现个性”,就是最高美术”。该篇首次出现了“线的美”,其理论依据是“西洋美术,最讲究线”。

完整提出“四看”的是邓以蛰《书法之欣赏》(1037年)。他认为书法艺术的形式主要是“笔画”、“结体”、“章法”,内容是“意境”。从梁启超《书法指导》到邓以蛰《书法之欣赏》可以看出,书法审美不看“字”是共同点。

四、“四看”模式首先将一件书法作品等同于绘画作品,整体优先。然后将书法作品整幅一分为二,一是形式,二是内容。形式包括用笔、结字、章法三项,章法是整幅的形式,包括用笔、结字;内容是“内涵”。这个模式逻辑混乱,核心问题是没有“字”,没有“字”则内涵不知生存在哪里,内涵虚拟化了。

五、书法艺术“美术化”的核心问题是不看“字”。近代书法艺术的“美术化”转型,有一个社会文化背景,就是当时新文化运动中的“废除汉文(字)”思潮。为什么书法艺术变成了“线的美”?为什么欣赏书法作品要“四看”,唯独不看“字”?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无论是谁,无论自觉不自觉,“废除汉文(字)”阴影挥之不去。2000年10月颁布《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提出国家使用“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不再提出“拼音化方向”,可以视为对“废除汉(文)字”的一个历史的终结。但历史的惯性,我们的书法美学中还残存着这个痕迹。现在,“四看”模式畅通无阻,令人忧虑。

六、当代书法创作“美术化”的主要表现是:

1、汉字成为字形的空壳,汉语文本不断弱化,无关紧要。汉语文本的错误自然增多。

2、书法作品的“四看”模式中,整幅“静态章法”不断强化,“静态章法”强化的另类表现是拼贴。“四看”模式中没有“字”,“动态章法”就淡化。

3、书法作品的“四看”模式中,用笔与结构相割裂:线条(用笔)不断强化。结构不断弱化,另类表现就是夸张变形。错别字自然增多。

4、书法作品的“四看”模式中没有“字”,“字”是字形、字势与神采的统一体,文化内涵、精神意味就没有着落,书法作品自然是“内涵”缺失。

5、书法创作方式是自然书写弱化,刻意制作增强。

七、遵循书法本体:

1、古代文士书法是“先文后艺”。首先是能者,既是文的能者,又是书的能者,然后“加之以玄妙”。日常书写,偶尔出彩。现代书法创作是“先艺后文”,书法创作选取汉语文本。文本决定了书法作品的篇幅。文本属于书法本体。书法不仅仅是写字。

2、书法作品中的汉语文本具有全社会的实用性,不排斥文学性。古代突出儒家教化,现在可以重新解释为积极健康、社会正能量。

3、“一字已见其心”是书法本体的核心。它是书法艺术的起点标准,也是最高标准。“一字”是字势与神采的高度统一。锤炼“一字”,书法作品就有文化内涵,就有精神品味。

4、既锤炼“一字”,又“管领”一行、全幅。隶楷是“管领”独字,有的行草是“管领”独字和字组。这种动态章法是静态章法的基础。书法作品的精神风貌,是在锤炼“一字”与“管领”全幅中产生的。

5、“一字已见其心”,得简易之道,要求“其心”有文化素养、理想人格、精神境界、禀赋个性,通天人之际。书法作品要成为“心画”,首先是“一字”成为“心画”。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