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岭南现代画家:许奇高被齐白石夸媲美石涛八大书画动态

金羊网-新快报 / 2016-03-08 11:45
画家 许奇高画家 许奇高

  ■梁照堂(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

  在岭南画坛中,有很多杰出画家,而这里要说的三家,是其中的优者。但随着时光的变迁,这三位画家却被人们慢慢淡忘。这三家对于岭南国画的研究颇有价值。不应让这三位有大家才华的画家被历史所淹没。

  第一个,是岭南画派画家黄志坚,他是一位花鸟画家。他是岭南画派画家黄少强的传人,曾师从过包括叶恭绰黄少强赵少昂何漆园等粤中名家。他受黄少强的影响很 深,因黄少强是人物画家,因此,他也画过一些现实题材的人物画。但在青中年时期,都没有从事绘画工作,而他的成就主要集中在晚年。因为种种原因,黄志坚中 年时期有十多年没有接触过画笔,但在此期间他从来没有放弃对文艺理论和美术史的研究,因此,除了绘画领域,他在美术理论上也有建树。同时,他精通英语日 语,拥有大量中外藏书,学识深厚。

  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黄志坚才重新回到画坛,开始了他花鸟画创作的“暮年变法”。他以惊人的毅力智慧完成了大量的创作,他的作品是双钩为主的花鸟画。 在当代的岭南画坛独树一帜。他的主要代表作品有《龙虬》《海燕颂》《松风》等影响都非常大,廖冰兄称他为“白头新秀”。不幸的是,在他的艺术刚刚崛起并被 画坛关注时离世了。他的遗稿和著作甚丰,但因为崛起的时间比较短,渐渐的被人们所淡忘。他有岭南画派的特点,但同时也与其他岭南画派的画家不同,他的画作 大气而非秀气,笔墨风格奇崛,用线苍劲,尤其是他的双钩写意画法,在岭南画派中独树一帜。这样一位大家风范的画家尚需要我们对他及其作品多加研究。

  第二位画家已被很多人遗忘,不止淡忘,是许奇高,号长寿山人,别署百洲草堂后人。从小喜爱绘画,自成一派,曾经活跃于马来西亚、星洲等地,并在新加坡的画 室当画师后回国。1950年,他去北京拜会早年在新加坡认识的徐悲鸿,经悲鸿介绍,他又认识了仰慕已久的齐白石,白石与他一见如故,品论画艺,甚为欣赏。 悲鸿和白石对他的画作的评价也非常高,齐白石甚至在其作品上题款:“予尝叹古今画家大涤(石涛)、雪个(八大)、缶庐(吴昌硕)外无多人矣,不觉竟有奇高 先生高出二三君子。”而徐悲鸿也对他极为赞赏。

  从广东的画家现有的资料来看,与齐白石有过交往并被齐白石高度评价的就只有许奇高。上世纪五十到八十年代他在广东文史馆工作,并曾担任广东省第四届政协委 员,美协理事,但在1985年于广州逝世。八十年代我曾看过他作画。记得看到他所画的鸟雀不禁赞叹真有大家风范。他的画笔法苍劲大气,构图开朗,既有新的 元素,又深有传统,个人风格十分鲜明。但非常可惜的是他现在已经被人们所遗忘,这是广东画坛上的损失。

  第三位就是陈卓坤,原名陈广。他是一位花鸟大家,青年时候是搞版画的,到了晚年转为花鸟画。二十年代就读于西湖国立艺术学院,师随林凤眠等学习中西绘画。 他曾经与鲁迅也有联系,后来去了延安并长期在部队工作。他曾出任了汕头市文教局局长及汕头市文联主席。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是广州美术学院的办公室主任,那 个时候大家都认为他只是一个行政干部,不知他是大家。他的画天趣大气,戛戛独造。1980年代在广东博物馆举办的陈卓坤画展,引起了业界轰动,但身后又被 岁月淡忘。

  在史论界对岭南画坛的研究中,这三位画家被忽略,特别是许奇高完全被遗忘,因此,发掘三位画家对于研究岭南花鸟画是一个很有价值的课题。

  (采访整理梁志钦 梁婉莹)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