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30年 不是争座位帖就是争票子帖书画动态

美术报 / 胡卷首 / 2016-03-17 14:48

过度兴奋的书坛终于开始慢慢地停止了咆哮,30多年发疯一般的涨势流露出一条疲软向下的曲线。神圣的书坛里就像沃兴华 在写给王镛的一封信里所说的“当官不成者有之,经商不成者有之,做学问不成者有之,绘画不成者有之,看上去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实际上集一切不成之大成”。 30多年的热闹极大地激发了一批人临写“争座位帖”和“争票子帖”的热情。因为不少书法家没有相应的位置。所以,不少所谓的“实力派”书法家大多也只能在 “元宵笔会”或“写春联”等送文化下乡活动中体现实力。

于是,“争座位”成了30多年书法发展的一道“壮丽的风景”,“三十 六计”是经常被娴熟地运用,于是上演了一出出书坛“宫心剧”:某地书坛主席改选,其中一个候选人给其他三人分别安上“病体”、“超龄”、“料坏”三顶帽 子。其中一个被称之为“病体”的中计了,一听有人放风说自己是“病体”极为愤怒,立刻跑到医院要求医生开证明,说明自己完全能够胜任工作,然后自己把证明 送到宣传部和文联,弄得两个部门领导相当莫名。等到醒过来知道中计已经晚了。在中国,如果你的确是德艺双馨、德高望重的艺术家,哪里需要你自己去医院开证 明?想当初我们领导是站在巴金的病榻前慎重宣布中央的决定,巴老继续担任中国作协主席,这时巴老鼻子里还插着氧气管呢。由于据说有老板已经为这个未来的书 协主席位置投了两千万,竞争激烈可以想象。所以,忽悠别人和被人忽悠是经常在发生着的事情。

最近看到一张照片,就是周慧珺先生拿着如扫帚般的大笔在地上写字,她本来就有小儿麻痹症,腿脚不大好,这样写大字也真难为她了。据说是为了举办自己的展览。在地上写大字的风习是从王冬龄 开始的,后来不少浙江籍的书法家开展览都喜欢在地上涂抹一番,白砥、陈振濂、鲍贤伦、胡朝霞都是如此,有的像道士,有的像居士,有的像学士,反正样子都是 极为认真和像模像样的。有时我想想他们的腰子也真好,一般人真是吃不消,写上一段时间人的腰就直不起来。这股写大字的风习也就逐渐蔓延,到了王厚祥办展览,把大字板竖起来当场现开销,真材实料地挥洒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名家就是这样炼成的。后来又看见沃兴华拿着墨桶赤着脚,全身弄得乌黑在地上快 乐地写着大字,更为有趣的是“偶的偶像”曾翔,在他写大字的视屏中边写边还哇哇乱叫,有的人开玩笑地说是:“书法叫床”。效仿和跟风是人类的特点,我们称 之为“从众心理”,我真不知道这是不是被人忽悠和忽悠别人?现在的书法展场地太大也是原因之一,以前沈尹默、白蕉办展都是在“中百公司”的楼上,是商店里 面,自然不需要这么大的作品,现在你到中华艺术宫去看看,里面都可以开消防车的,所以,作品太小也是看不见的,出于无奈,让七老八十的老书法家拿着扫帚写 大字,真是作孽哦。

来源:美术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