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平:人与文是书法的根基书画动态

书画纵横 / 陈志平 / 2016-04-07 10:52

陈志平

陈志平

暨南大学校园内有一栋别致的建筑物,因墙身是白色而被师生戏称为“白宫”。这栋建筑物曾经是校办公楼,而今成了艺术学院的主体。陈志平在这栋富有历史感的小楼内拥有一间书房,授课之余便在此看书写字。采访陈志平那天正值大雨,记者撑着雨伞,拾级而上。推开稍嫌“古老”的木门,颇有几分“穿越”之感。

陈志平的书房干净简约,除了两橱书、一张写字台和若干杂陈物品外,余下的位置刚好放下一对沙发和茶几。就在这间“小”书房里,伴随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陈志平和记者分享了他在阅读和书法创作、研究方面的个人感悟。

从“信马由缰式”阅读到应用式阅读

陈志平认为在大学时期的那段时间,可谓他的阅读生涯当中最无拘无束、天马行空的阶段。

陈志平说:“我研究生之前的阅读,那可以算是真正的阅读,因为没有太大的功利性。除了必要的为了完成学业的阅读外,我可以将阅读的视角伸向任何地方。当然主要还是集中在文史哲几个方面,因为这是我的兴趣点所在。早自习时间别人都在阅读语文课本,而我却背诵起了《文心雕龙》。”

从那段时间信马由缰式的阅读中,陈志平获益良多。“对经典的作品,我往往是大块背诵式地阅读,这段经历可以说是我学术生涯里至为重要的一环。”

陈志平回忆说,那时候没有人告诉他有什么必读之类的书目,他几乎是在图书馆里进行“扫荡式”的阅读。“我现在不会给学生开书目,我选择让他们把整架书都读完,因为我当初阅读就是这样子的。在图书馆里,我将编号为K类(历史地理)、I类(文学)、B类(哲学)、J(艺术)这几类的书基本上都翻了一遍。其中我认为重要的书会进行精细的阅读。”

自由的阅读在研究生阶段开始被具有功利性的研究式阅读所取代,陈志平将读研至今的阅读称为“用书”。他说,之前的阅读是快乐而自由的,没有一个聚焦点。读研后则不然,读书是为了做研究,所以要深入,而且要吃透。这两者阅读的心态和效果并不一样。

书法欣赏重在背后的人文价值

跟随欧阳中石先生攻读美术学博士之后,陈志平南下广州,从事书法研究和教学至今。陈志平认为,书法教育重要的是传承文化,而不是培养书法家。如果教育的目的仅仅停留在把字写好这一层面之上,并不能完全体现出书法教育的真正价值。

在陈志平看来,中国书法的传统具有多质性。从唐代到宋代,书法经历了非常大的转折,那就是出现了“归本于人”、“先文后墨”的倾向。陈志平认为,苏轼概括的“画→书→诗→文→德”依次从属的关系,正是北宋以来将文艺归本于人的必然结果。宋代以来,“画”向“书”靠拢,“书画”向“诗”靠拢,“诗书画”向“文”靠拢,“诗文书画”一齐向“德”(人心)靠拢成为整个时代的趋向。就书法而言,人格化和文学化成为历史的必然。

陈志平特别强调,如果要找出中国书法史上三个代表人物的话,非王羲之、颜真卿和苏轼莫属。王羲之是真正意义上的书法艺术家,而颜真卿和苏轼则分明契合了书法人格化和文学化的传统。宋代以来谈书法,不再强调书法作为艺术的特性,而是更侧重于背后的“人格”和“文学”的因素,所谓“德成而上,艺成而下”、“先文后墨”即是指此。这一传统在当前形势下仍旧具有积极的意义,因为这保证了书法的品格和文化高度,不至于将它降低为一种与“射”、“御”同科的杂技艺术。

“现在对书法的理解只是注重艺的部分,我觉得这远远不够的。我们要去挖掘书法背后的人文深度,即人格和文化修养方面的深度。当然这是一种逆流而上的做法,有识之士应该为之努力。”陈志平说。

以人物为中心的书法史研究

陈志平的书法研究主要以三方面为主:其一,以人物为中心的宋代书法史研究。其二,古代书论文献的整理;其三,岭南书法史的研究。其中第一方面是研究的重点,他过去十多年的成果也主要集中于此。

陈志平认为古代的书法家都具有综合的文化身份,像黄庭坚既是诗人,同时也是理学家。有关书法的所有叙述、评论、鉴赏、研究都离不开背后的“人”的因素。“因此,在当今各种观念和思潮在不断冲击传统学术的背景之下,坚守传统学术的立场与继承‘知人论世’的传统,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仍旧是书法史研究的主流和必须坚持的方向。但是研究书法不能止于书法。”

当初在研究黄庭坚的时候,陈志平就将黄庭坚的文学著作纳入研究范围,并深入探讨了“文字禅”与黄庭坚的关系。“原来学界认为文字禅只是指文字或诗歌。但如果只是研究文字及诗歌,我发现很多问题没说清楚。我则从佛教对待‘文字’的立场出发,论证了‘文字’的广被性,最后将书画也纳入‘文字’之中,从而为解决禅与书画的关系问题找到了突破口。顺着这一思路,我又论证了北宋诗文书画一体化的问题,为贯通黄庭坚的诗、书研究提供了学理依据。”

私人阅读

书法通于佛法,阅读便是修行

信息时报:有种观点认为现在的书法家不太喜欢读书,你怎么看待这个的问题?

陈志平:这是个时代的问题。如果我们把视野放宽一点,就会发现画家不重视书法,书法家不读书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古人强调“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这一方面是说“道”、“德”、“仁”比“艺”更重要,也说明“道”、“德”、“仁”难度比“艺”更大,所以古人对从事艺术者有“玩物丧志”的警告。书法比绘画难,读书做学问比书法难,而成就德业比学业更难,从某种程度上讲,是当代人的惰性造成了书法背后人文精神的流失。

我认为书法通于佛法,《坛经》中有“知见香”的说法,“知”即知识,见即闻见,以这种“香”来熏染人的本性。因此可以说,阅读便是修行。对书法而言,读书所获的气息必然会熔铸于点画字迹之中,而通过临摹古代的经典作品,我们可以近距离触摸古代那些“一流人物”的心灵并获得某种信息的传递。

信息时报:能给书法爱好者与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些书吗?

陈志平:书法方面的论著我不想推荐,因为这些并不是急需的。对于想学书法的人,除了有必要读些书法方面基础的书籍外,我推荐两本书:一种是王力先生的《古代汉语》,另一种是朱东润先生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我觉得这两本书是步入文史领域的入门读物。至于书论、画论,退一步读是可以的,因为毕竟是枝叶,而文史基础则是枝干。没有这个东西,其他一切都是空谈。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