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曹《书法约言》:楷书最难在于逸书画动态

书画纵横 / 2016-05-15 20:33

宋曹书法

宋曹书法

盖作楷先须令字内间架明称,得其字形,再会以法,自然合度。然大小、繁简、长短、广狭,不得概使平直如算子状,但能就其本体,尽其形势,不拘拘于笔画之间,而遏其意趣。使笔笔著力,字字异形,行行殊致,极其自然,乃为有法。

大凡学书,总会从楷书开始,我认为这就是书法的功底。然而,很多人认为楷书就是基本功,很难创作,更难用于展览比赛。这又是什么原因呢?在平时临帖与创作中,我认为,楷书一难,难于“间架明称”“自然合度”,即使没有专门学习过书法的人,也基本上都是从小开始写字,都知道要匀称、要自然,好与不好一看便知。但要匀称自然,却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尤其是用毛笔书写,对点画位置的确定要心手合一,心到了,未必手就一定能够写到;手到之处,却又未必是心到之处。所以,这样的默契不是短暂的练习或者没有法度的训练能够达到的。

如作大楷,结构贵密,否则懒散无神,若太密恐涉于俗。作小楷易于局促,务令开阔,有大字体段。

宋曹书法

宋曹书法

学习楷书基本上是从大楷开始,然后中楷,再然后小楷。卫夫人《笔阵图》也说:“初学先大书,不得从小。”字要写小,已经相当有难度,更何况是点画有相对固定位置的楷书。楷书之再难,难于大字的脱俗,难于小字的大气。大楷容易写散,笔画既要做到不是小字的放大,又要有自身系统的用笔。在结构上除了不能一味求怪,还得追求能够接受的调整,使之不落入俗套,整体上要有神采要有气象。小楷宜写得疏朗、有清气,笔要提起来,运力于毫端,每个动作都必须有始有终,既有来路又有去处,才能体现书者技法的谙熟。

仍须带逸气,令其萧散;又须骨涵于中,筋不外露。无垂不缩,无往不收,方是藏锋,方令人有字外之想。

楷书之所以让人觉得难,难于写活、出新出彩,其最难的在于一个“逸”字。把楷书写得飘逸、萧散,应该是一个相当高的境界。点画写到位置固然不易,但要恰到妙处地挪位,“骨涵于中,筋不外露”,而又通篇气息高古、空灵简远,从而营造出飘逸之气则是最难的。这不仅是书者长时间的临帖积累,更是其文字学养、审美提升的重要标志。如果一件楷书作品让人看一字就知全体、看局部就知整体,便会索然寡味。一件楷书作品传达的也应该是书者整体心路历程,这样才能做到观者有“字外之想”。书法毕竟不等同于写字,技术上的问题解决了,就应该重点追求艺术性,这样才能创造出美的作品,传达美以至于给人美的享受。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