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璞归真 仁者相知 ——记启功与赵朴初的友谊书画动态

书画纵横 / 2016-06-13 22:29

0026edlWgy6H0be7xTba9&690

启功先生与赵朴初先生有几十年的交往,他们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启老在童年时就皈依佛教,一生正言正行,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居士。朴老自青年时期即参加红十字会的工作,扶生救死,奔走四方,直到担任佛教协会会长。二位老人慈眉善目,面带笑容,和蔼可亲,关心和尊重别人。他们既是书法家又是诗人,同时也都担任国家领导职务,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启功对朴老十分尊重和敬仰。朴老也非常尊重启老,有许多公益活动,都邀请启老共同参加。他们在交往中,给人们留下了许多感人的故事。

1984年夏,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准备出版《启功书法作品选》,启老带着纸笔去请朴老题写书签,走到了赵家门口,忽然打起了喷嚏,感冒了。启老心想,朴老身体弱,耳又重听,经常听不清别人讲些什么,要贴着他的耳朵大声讲他才能听得清楚。想到这里,启老便决定不去见朴老了,怕把感冒传给他,便在赵家门口打电话请秘书出来,他给朴老写了个字条,说明情况,拜托秘书代办了。

1989年秋,启老突发心肌梗死,在北医三院住院。一天,小护士到病房,在启老手臂上抽血,注入试管后摇晃不停,启老好奇地问:“为什么要那么摇晃呢?”护士说:“您还爱吃肥肉呢!血脂这么高,不摇晃它就凝固了。”这时,朴老迈步进来,借着助听器听到了护士刚才的话,就对护士说:“我吃了六十年的素,血脂也不低呀!”小护士尴尬一笑,知道是开玩笑,拔腿跑了。见到朴老进来,启老百感交集,对朴老说:“我这小病竟劳您挂念!”二老亲切交谈后,启老赠给朴老一张和玩具在一起的照片。朴老回家后作了一首七绝,亲自书写后又请秘书送到北医三院。诗曰:“忘年忘我物能齐,情与无情共乐嬉。绣虎兔鸡登几榻,老翁真个似童儿。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六日北京医科大学第三医院访元白翁,翁赠以近照,戏题一绝录呈粲正。”

1992年,北京居士林恢复活动,请赵朴老担任名誉理事长。召开代表大会时,代表们一致要求增补启功先生也为名誉理事长。当牟小东先生把这个要求报告给启老时,启老严词谢绝,他说:朴老是当代中国佛教领袖,德高望重,自己决不能接受与朴老同样的职位,如让他担任名誉副职尚可考虑,若一定让他担任正职,一定要把聘书退回。鉴于启老的态度如此恳切、坚决,会议最后尊重启老的意见,聘请他为北京居士林名誉副理事长。先生的高风亮节令人钦佩。

启老和朴老同是诗人和书法家,他们交往中常有诗词唱和,也成为书法界的佳话。

1997年春节前夕,山东菏泽园艺家晁中继从自家的牡丹园里选了两株盛开的白牡丹,移植在花盆中,专程来北京给朴老和启老拜年。不巧,朴老因病住进了北京医院,在夫人陈邦织女士的帮助下,把牡丹送进了医院。数九寒天,朴老在病房中看到生机盎然的牡丹,十分惊喜和感动,即兴挥笔,作了一首七绝,赠给晁君:“正是一年将近夜,不期病室现三春。感君巧夺天工手,为我争来粉黛新。丙子除夕作。”

晁先生把另一盆牡丹送到启老家中,并把朴老的诗展示给启老,启老十分高兴,立即和诗一首,用日本软笔写给晁君:“南国水边初一见,燕都今作满园春。纷纷黄紫看曾惯,诗老高吟雪色新。”

牡丹花的花期很短,过了两天,朴老盆中的花开始掉花瓣了,洁白的花瓣散落在地上,被朴老珍惜地拾了起来,“置之案头,对立终日”,反复把玩,又吟诗一首:“碎玉偏留眼,余音特恋人。落花良有意,片片叩诗心。丁丑正月初二日。”

从诗文的字里行间,看出二位老人心心相印,对菏泽牡丹的钟爱,对大自然的钟爱,也透射出二位仁者、智者的宽大胸怀。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