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厚祥:关于草书的思索书画动态

书画纵横 / 王厚祥 / 2016-07-08 23:23

再说表现的情绪化,这一点也是很难的。写草书特别是狂草,它需要在一种特定的情绪下书写,亢奋、激越,洒脱、豁畅,愤懑、悲恸等等。总之,是一种情感激昂状态下的书写。情感不丰富的人写不了狂草,每天从早到晚都是一个面孔表情的人写不了狂草,写字从来不敢划一个长竖的人写不了狂草,看到旭日红升、江河澎湃、青山滴翠、白云垛雪,而不动心的人也写不了狂草。狂草是带着感情创作的书体,没有充盈的情感写出的草书势必刻板、做作、干瘪,毫无生机,味如嚼蜡。

草书是从作者心底流淌出来的深情的歌。不管技术多么娴熟,它仍然要化作自己的旋律流淌出来。

草书的特点决定了草书家必须具备特定的素质。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写草书,也不是所有的书家都能写好草书。

狂草欣赏什么

与其它所有书体不同的是,狂草从它产生那一天起就不是为了实用,而是纯艺术化的。不只是当今,自古以来识草者就不在多数。然而,这并没有影响到人们喜欢狂草,甚至偏爱狂草的热情。这是为什么呢?狂草欣赏什么?狂草之狂不是狂野、狂怪、狂妄、狂乱,更不是风狂。狂草之狂是一种高境界的浪漫、潇洒,高迈、雅逸,通达、豁畅。这就是人们欣赏的内容。

 1、浪漫、潇洒。草书从起源上讲就浪漫得很,写好草书古人都受到哪些启示?公孙大娘舞剑器,公主与担夫争道,变幻的夏云奇峰,都是神话般的境界。草书提供了人们更多的想象空间,“寒猿饮水撼枯藤,壮士拔山伸劲铁。”“飘风聚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草书寄托了人们丰富的情感,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以及自然界的日月星辰,风霜雨雪,一寓于书。通过草书,人们的心可以在自己的理想王国里自由翱翔。享受到超现实的神奇和浪漫。草书从起源上讲就潇洒得很。它没有顾及人人识读,没有顾及庸人俗语,没有顾及字体大小和篇章整齐。性之所至,奋笔疾书,以大河东流、万马奔腾之势舒展开去,“轻拢慢撚 ”,“嘈嘈切切”,一任自然。

2、高迈、雅逸。狂草首先是脱俗的,然后是高尚的。如果把狂草也看成是一种玩,那么,它玩的就是高品味!按照练字的自然顺序,狂草应该是最后才能学写的书体,为什么?因为难写。难则高。书家为什么还要写狂草,知难而进?因为要实现自己挑战高难的理想。不能登高的人则无法豪迈。魏晋士子书信来往必用草书,不用草书就是对对方的不尊重。为草已经成为高层文化人之间的雅事和人物风度的象征。何为“魏晋风度”?二王草书是最好的注解。

 3、通达、豁畅。我相信,如张旭、怀素能作如此精彩大草,决不是一种困惑,一种狭隘,一种无可奈何的迷茫。而是一种悟透人生的通达和豁畅。他们或抱负难遂,但决不是不明世故;他们或甘于穷困,但决不是无力自养;他们或醉比刘伶,但决大异街井酒徒。他们的行为状态是一种觉悟后的超然。心无块垒才会心手双畅。数不清的矛盾在他们手中任情地生发,而又高妙地,轻而易举地解决。心灵的通达、豁畅形成了字形线性的开阔、流畅、奔腾。观旭素的狂草如观奔腾的江河,壮阔的湖海,广袤的草原,情依逶迤,心旷神宜。

4、信步难高。还有一点也是人们欣赏草书的原因,草书是各种书体中最难学习,最难理解和欣赏的。英国有位女士在一次宴会上求教于汉学家韦利,问他学会书写和欣赏那种称作“草书”的中国字体,需要花费多少时间。韦利沉思良久,幽默地说:“五百年”。在外国人,包括外国很多汉学家看来,草书艺术简直不可思议。而这样高难,这样神秘的艺术,在书法大家手中却如闲庭信步。人们敬佩这种难以想象的庖丁解牛般的功夫,欣赏这种恍如隔世的神秘。高难,进一步提升了草书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