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平:岭海名家白玉蟾书画动态

书画纵横 / 陈志平 / 2016-08-10 20:24

在中国书法史上,白玉蟾并不是一个十分知名的人物,但他作为道士的身份却播于人口。白玉蟾是道教南宗五祖的的实际创始人,其地位与当时道教内丹派北宗的一代宗师邱处机相当。也许是因为宗教家的身份,使他充满了神秘色彩。他的身世和履历让对他感兴趣的人大伤脑筋。到目前为止,大多数人接受了他出生于南宋光宗绍熙甲寅(1194),卒于理宗绍定己丑(1229)的说法,终年三十六岁。

宋 白玉蟾 足轩铭卷 草书

宋 白玉蟾 足轩铭卷 草书

白玉蟾英年早逝,然而他所取得的成就似乎与他短促的生命不相当。史载他“博洽儒书,?竟禅理。善草书、篆隶,尤妙梅竹。”白玉蟾生活的年代正当南宋,这是一个动荡不安的时代,尽管白玉蟾才华横溢,但他却无意功名,而有志修道。他大约从十岁开始,拜泥丸真人陈翠虚为师。“得太乙刀圭之妙,九鼎金丹之书,长生久视之术,紫霄啸命风霆之文,出有入无飞升隠显之法。” 后收授学徒,建立组织,遂成南宗五祖。白玉蟾在诗词书画方面均取得很高成就。一生著述颇丰,生前已有《上清集》、《玉隆集》、《武夷集》诸书行世,卒后其徒彭耜辑其诗文四十卷行世,明人朱权重编为《海琼玉蟾先生文集、续集》八卷,清人又编为《白真人集》十卷,并有多种道教方术著作传世。

白玉蟾的诗文书画当时就很有名。《宋元诗会》卷57载“四方求诗文者户屦常满”,其弟子留元长《海琼问道集序》云:“真草篆隶,心匠妙明。琴棋书画,间或玩世。所与交者,尽时髦世彦。虽敬慕之者,不可得亲,随身无片纸,落笔满四方。”白玉蟾一生云游四方,常登临赋诗,落笔纪胜。元代隐士黄玠,还专门写过一首诗,赞赏白玉蟾的书法:“仙人白玉蟾,题诗留素壁。笔势来翩翩,矆睒不可测。将飞蛟龙影,或是风雨迹。” 据《江西通志》记载,含山县祷应山、丰城县始丰山、南昌府白仙岭、安福县武功山等等,到处都有白玉蟾云游的踪迹。丰城县始丰山石壁上还存有白玉蟾影及手书“江右福地,始丰名山”八字。正如虞集在谈到白玉蟾行踪时所说,“江右遗墨尤多”。

宋 白玉蟾 足轩铭卷 草书

宋 白玉蟾 足轩铭卷 草书

白玉蟾的题壁书法现在已很难见到,但流传至今的遗墨有三件:草书《足轩铭》卷、行书《仙庐峰六咏》诗卷、草书《天朗气清》诗卷。草书《足轩铭》,纸本手卷。纵32.5cm,横81.5cm。22行,195字。本幅钤项元汴、耿嘉祚、安岐、乾隆内府、永瑆、奕绘、吴湖帆等诸鉴藏印。卷后元虞集,明项元汴,清永星、守虚子、绵亿、崇恩,近代吴湖帆、潘静淑题跋。中有“宝庆丙戌万事足”语,“宝庆丙戌”乃南宋理宗宝庆二年(1226)。白玉蟾时年33岁。此件书法笔势清劲爽健,如风送云收。为白玉蟾的代表作。清顾复《平生壮观》、安岐《墨缘汇观》等书著录。

行书《仙庐峰六咏》诗卷乃叙仙人张惊喜之事。自书七言绝句六首,分咏丹光亭、藏丹岩、梯云栈、听鹤台、宣诏石、整衣坛六景。其一云:“仙人不见张惊喜,尚有药炉荒碧苔。”按:仙庐峰在湖南。宋?范致明撰《岳阳风土记》云:“又有宝慈观,乃张真人炼丹飞升之所。弟子葬其衣冠,俗谓之衣冠塜。丹灶遗迹尚在仙庐峰左。石臼二,因岩石为之。”《湖广通志》卷十二《山川志?华容县》:“石门山在县东三十里,一名仙庐山,七峰甚高,有晋张惊喜炼丹处。”张惊喜为晋代道士。白玉蟾一生云游四方,据文集记载,他曾到过鼎州(湖南常德)。因此到岳阳完全有可能,但书写年代不详。此卷行笔舒卷自如,有《瘗鹤铭》之韵致。

宋 白玉蟾 足轩铭卷 草书

宋 白玉蟾 足轩铭卷 草书

至于草书《天朗气清》诗卷的写作年代,已难考知。从传世的三件作品看,白玉蟾尤善行草,评者以为“大字草书,若龙蛇飞动”。受怀素、张旭、黄庭坚影响很明显,笔挟风涛之气,韵度天成,在南宋书坛允推上品。

白玉蟾将学仙通于书画,强调“无心”。如《大道歌》云:“无心之心无有形,无中养就婴儿灵。学仙学到婴儿处,月在寒潭静处明。”观其行书《仙庐峰六咏》卷,用笔稚拙,纯任自然,而灵气满纸,飘飘欲仙。这与他“千古蓬头洗足,一生服气飧霞”、“笑携黎杖倚寒松,现世神仙一拙翁”的人生态度若合符契。白玉蟾作为道教徒,他的草书与他精妙的符书有关系。据载,湖南祁阳县祁山紫清观,旧藏有白玉蟾的符书,“玄妙淳古,莫测其运笔起止之迹。” 史载白玉蟾擤性嗜酒。他常趁酒作草,落笔如风。潘坊《白玉蟾全集·原序》称:“仆顷未识琼山,一日会于鹤林彭君座上,时饮半酣,见其掀髯抵掌,伸纸运墨如风。”迅疾的挥洒,白玉蟾豁达率真的秉性自然会倾泻于纸上。

宋 白玉蟾 足轩铭卷 草书

宋 白玉蟾 足轩铭卷 草书

白玉蟾的文集中几乎没有论书的文字,但论画诗却有数篇。如《上清集》中《赠赵大虚画竹石》、《赠画鱼者》、《赠郭成务芦雁》和《武夷集》中的《画中众仙歌》等。其中《画中众仙歌》评骘历代书画家,可看着岭南地区较早的书画论著:不兴饮尽孙权酒,正欲画屏笔脱手。一点凝墨状生蝇,剔之不飞心始惊。献之兴来拈起笔,笔如解飞自钩掣。戏染松烟作牸牛,脱似偃角眠莎丘。萧贲深得鹤三昧,胸中不与造化碍。一副素绡如片天,雪翎欲起凌苍烟。……仁老胸中有雪月,画出梅花更清绝。鲁直嗅之嫌无香,幻出江南烟水乡。……古人去后无人学,学者往往得皮壳,鬼神却易狗马难。匠世未能窥一斑,见君丹青与水墨,下笔剜出心中画。一发才精百发精,留取后世不死名。

从最后一句看出,白玉蟾对书画的重视程度。白玉蟾的论画诗,可明显看出受黄庭坚的影响。如他《赠画鱼者》形容画中鱼之生意云:“深恐后夜或雷雨,化作龙飞禹门去。”这与黄庭坚《次韵黄斌老所画横竹》诗:“中安三石使屈蟠,亦恐形全便飞去。”十分相似。又《赠画鱼者》有“画到妙处手应心,心匠巧甚机智深”的见解,这与黄庭坚“心不知手,手不知心”的作书方法没有二致。白玉蟾曾在《画中众仙歌》中提到黄庭坚:“仁老胸中有雪月,画出梅花更清绝。鲁直嗅之嫌无香,幻出江南烟水乡。”“仁老”即北宋画梅高手华光仲仁,是黄庭坚的方外之交。黄庭坚论画爱用“幻”字,源于佛教万法皆空的思想。白玉蟾也是如此,如《赠郭成务芦雁》云:“世间此画知有无,幻出栖雁三四只。”

宋 白玉蟾 足轩铭卷 草书

宋 白玉蟾 足轩铭卷 草书

白玉蟾善画竹,并且工画人物。据彭耜《海琼玉蟾先生事实》记载:“(白玉蟾)尤妙梅竹,而不轻作。间自写其容,数笔立就,工画者不能及。”相传鄂州城隍庙壁林竹是其真迹。尝画祖师张平叔、薛道光及自已像。 白玉蟾的醉心书画,非止游戏翰墨而已,而有资以悟道的考虑,用他的话说,“竹之清虚石坚硬,以此发明真心性。”(《赠郭成务芦雁》)白玉蟾的画迹甚多。清人记载其画迹尚有:《修篁映水图》一、《竹实来禽图》一、《紫府真人像》一、《展上公像》一、《纯阳子像》二、《醉道士图》二、《醉仙图》一、《欧阳楚翁云山草堂图》、《墨梅图四》、《西崦梅石图》、《僧梵隆写李龙眠嘉树山庄图》等。被称为“八怪”之首的金农(1687-1763)自称梅花取法白玉蟾;而其人物画,评者以为有吴道子风韵。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