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元 赵孟頫 送瑛公住持隆教寺疏 天津博物馆藏 经典回顾

/ 2016-08-15 15:01
赵孟頫书《送瑛公住持隆教寺疏》卷,纸本,纵47.7、横333.5厘米,书于至治元年12月,赵氏时年68岁。疏的正文凡25行,每行最多7字。

元 赵孟頫 送瑛公住持隆教寺疏

经典回顾:元代书法

元 赵孟頫 《送瑛公住持隆教寺疏》

纸本

纵:47.7、横:333.5厘米

天津博物馆藏

赵孟頫书《送瑛公住持隆教寺疏》卷,纸本,纵47.7、横333.5厘米,书于至治元年12月,赵氏时年68岁。疏的正文凡25行,每行最多7字。

此卷曾著录,见《铁网珊瑚》、《式古堂书画汇考》,明项元汴曾收藏。疏中之瑛公,即僧祖瑛,曾住持杭州万寿寺,昌国州即今之浙江定海。为送祖瑛住持隆教寺,赵氏特书此疏。赵氏是于第二年6月辞世的,这又是赵较为少见的大字行书作品。在赵近60年的书画生涯中非同一般,占据重要的地位,故此卷吸引了众多学者的关注。

关于赵氏一生对书法的追求及其书风的演变,明初宋濂在跋赵书《浮山远公传》中云:『赵魏公之书凡三变,初临思陵(宋高宗),中学钟繇及羲、献,晚乃学李北海。』此言影响较大,但这只能说是赵氏书法发展的大概轨迹。因所述过于简要笼统,因此也有现代学者认为并不确切,曾对此赵氏书风的三段论提出异议。诚然,像赵氏这样的书画大师,其艺术创作的时间近60年,艺术修养又是那么全面高深,艺术成就又是那么杰出伟大,其书法风格的形成、演变,理应有一个相当复杂、长期的过程,绝不是后人一句话、几句话就能概括得了的。赵氏自己所述的学书心得和自己的艺术作品才是其走过的书学道路的最好写照。书家的创作实践,总是和他的艺术追求分不开的。一个人的审美取向,一个人的美学价值观念,对艺术创作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一点在赵氏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我们知道,宋代的苏黄米蔡四家,在当时对书坛有很大影响,而且也是我国书法史上的杰出书家.但赵氏不以为然,他对宋人『尚意』书风极为不满。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中年以后,他逐渐在心中竖起崇高的艺术偶像,而且自此以后再五更改,那就是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简称『二王』。他曾说:『右军字势雄强,古法一变。其雄秀之气,出于天然。』『兰亭者,新体之祖也,然书家,不学兰亭,复何所学?正是赵氏的这一观念,使他一步步走向书法艺术的顶峰。

纵览赵氏晚年较大字体的书作,有延佑三年的《胆巴帝师碑》、延佑六年的《仇锷墓志》、延佑七年的《福神观记》等,但这些书作基本上还是属于楷书,与此疏的书体尚有不同,可比性不是很大。此疏更像是即兴之作,无拘无束,信笔书来,行中夹草,方圆并用,别有一番笔墨,别有一种风格,别有一番意趣。它在赵氏的书作中是极为罕见的,赵氏在其晚年,于诸多江南名流面前,又着实显露了一次非凡的艺术才华,同时也使自己的书法艺术攀上又一新的高峰。这是赵氏晚年炉火纯青的书法艺术在自己一生中空前绝后的展示,也可说是在近60年书画创作舞台上,乃至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缤纷书坛上,最后一次完美谢幕。之后,这颗书画巨星便陨落了。难怪书中所列江南名流胡长孺发出如下感叹:『子昂书,上下五百年,纵横一万里,举无此书,』这种评价,对子昂并不为过。难道不是这样吗?自元至明清的几百年间,再没有哪位书家的艺术成就能与子昂相比。即使是极为自负,总欲将己与子昂相提并论且风靡一时的董其昌,无论是在人品、艺术的修养方面,还是在书法功底方面,与子昂相比也差之远矣:雄强纵逸而不失法度,圆活遒媚而不落轻浮,笔墨娴熟而又张弛有度,深沉儒雅而又平易近人,我想这就是此疏的艺术风格。

【释文】

兹審石室書記瑛公住持昌國州隆教禪寺,凡我與交,因詞勸□

處西湖之上,居多志同道合之朋;歌白石之章,遂有室邇人遠之嘆。第恐大瀛之小刹,難淹名世之俊流。石室長老禪師,學識古今,心忘物我.江湖風雨,飽飲諸方五味禪;棒喝雷霆,顯揚聖諦第一義。掃石門文字之業,傳潜子書記之燈。鈯斧既已承當,瓣香須要着落。望洋向若,不難浮尊者之杯;推波助瀾,所當鼓烝徒之檝。即騰闊步,少慰交情,開法筵演海潮音,龍神拱聽,向帝闕祝華封壽,象教常隆。

至治元年十二月日疏。松雪道人書。山村逸民仇遠、北村老人湯炳龍、巴西鄧文原、婺胡長孺、吴興趟孟籲、西秦張模、楚龔鏽、長沙馮子振、燕山貫雲石、吴張淵、浦城章懋卿、玄覽道人王壽衍、紫霞道士馬臻、句曲道士張嗣顯。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