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宋 法常 松猿图 日本东京大德寺藏 经典回顾

/ 2016-08-16 09:17
《松猿图》轴是南宋著名禅宗画家法常的一件传世名作,绢本,水墨淡彩,纵173.3厘米,横99.3厘米,藏日本京都大德寺。展开画轴,但见老松斜出,树干上栖息着一对子母猿,白...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宋 法常 松猿图 日本东京大德寺藏

经典回顾:宋代绘画

宋 法常《松猿图》

轴,绢本,水墨

纵:137.3厘米,横:99.4厘米

日本东京大德寺藏

《松猿图》轴是南宋著名禅宗画家法常的一件传世名作,绢本,水墨淡彩,纵173.3厘米,横99.3厘米,藏日本京都大德寺。展开画轴,但见老松斜出,树干上栖息着一对子母猿,白面长臂,猿面只用四、五笔开出,毛发蓬松,臂、爪在毛中显露出肌肉的柔劲和灵活。双猿紧紧偎抱,神态安详而严肃,正迎着秋风,眺望无限的远方,流露出一种超然而清淡的苍凉之感。画幅大面积空白,只是一片幽邃的淡墨敷色,就象是笼罩着一层暮色或雾气,如梦似幻,充满了感动人的精神力量。

禅对浮于生活表面的繁复没有兴趣,它要求洞穿表象直抉深层,从内心而非外境直接把握生命本身。《五灯会元》卷三记西堂智藏禅师“捉虚空”的公案,十分发人深省,可以生作解释此图的一个话头:“石巩问西堂:‘汝还解得捉虚空么?’堂曰:‘捉得。’师曰:‘作么生捉?’堂以手撮虚空。师曰:‘汝不解捉。’堂却问:‘师兄作么生捉?’师把西堂鼻孔拽,堂作忍痛声曰:‘太煞!拽人鼻孔,直欲脱去。’师曰:‘上须恁么捉虚空始得。’”白纸与形象的关系,正如虚空与物质的关系,物质无常,虚空永恒,那包涵了万变的永远不变。正因为如此,所以在禅宗画中对于画面的结构经营,特别注意“计白当黑”、“知白守黑”的处理和运用。对禅宗画家来说,空白与形象不仅同样地实在,甚至比形象更加实在。空白之处虽似空无一物,但绝非空无所有,所有一切的生命,无不从空白处而来。因此,在最高超的禅宗画家笔下,空白所得到的处理不妨形容为一种精神上的实体,象征着佛性的普照。空白之处的虚实永恒与不空之处的物质无常相对应,同时也就强调了画家虚以待物和回复自然之道所必需的积蓄和观照习惯。空白的一片静寂具有无限的暗示性,令人收视返听,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向内在的生命意识。在太片空白中,抹上几笔形单影只的松风猿声,足以唤起一种平淡天真的汪洋之感,也可以产生一种萧条寂寞的孤绝之感。这便是所谓“无画处皆成妙境”。与法常同时的诗人徐集孙,曾题法常的另一幅《猿猴图》有云:“啼云啸月声难写,只写山林一片心。”正可为此图下一注脚。

法常(?-1180),号牧溪,本姓李,蜀人。青年时曾中举人,后流落杭州西湖六通寺为僧,从师无准。元吴大素《松斋梅谱》中记载他的事迹较详,其中提到他“喜画龙虎、猿鹤、禽鸟、山水、树石、人物,不曾设色,多用芦查、草结。又随笔点墨,意思简当,不费妆缀。松竹梅兰,不具形似,荷鸳芦雁,具有高致。”此图画风草率,不假雕饰,别有生意流动;尤其是树树的笔法极为粗糙随意,可能正是用芦查草结之灯涂抹而成。

近几十年来,日本和西方对中国绘画史的研究,特别注重于“禅宗画”的涵义。禅宗画,本质上正是禅宗僧侣用来印证人生体验的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它充分发挥了墨的功用,凭借水的调配,使墨的意义凌驾于笔之上;并且不仅作为一种形式要素,而且作为整个心灵的自然流露。

法常的《松猿图》,可以看作禅宗画家的代表作之一。 此图称得上流传有绪。当时来华学习佛法的日僧圣一国师是法常的同门,圣一于淳祐元年(1241)归国,法常作《观音?松猿?竹鹤》三对幅相赠。《松猿图》便是其中之一。至室町时代为足利幕府所有,《君台观左右帐记》和《御物御画目录》中均有记载。后为足利家庙妙心寺三十五世住持太原崇孚寄纳于大德寺,珍藏至今,被尊为“国宝”。此外陆续流传到日本的法常画迹,还有《潇湘八景》、《松树八哥》、《芙蓉》、《柿子》等数十件。这些作品深得日本人民的尊崇,在日本画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日本著名画家如可翁、墨庵等,都与法常画风波澜相沿。法常在日本被奉为“画道大恩人”,特别是他所画的这对子母猿,更被作为典范,尊称为“牧溪猿”。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