钝之印象旅京十大青年书法家

/ 路韶康 / 2016-09-06 10:13

陈钝之兄,名锋,盖求并蓄锋钝其中。钝之兄为人为艺皆如其名,其年逾而立,为人略有锋芒,以“钝之”自省则少是非,其艺已有所成,屡获大奖,声名远扬,可谓锋芒毕露,以“钝之”自勉,则能在成绩面前保持一份冷静。前些日子,钝之兄给我看了张照片,那是他数年前在中国美术学院求学时所摄。照片上钝之兄比现在青涩,立于老城拆迁后的废墟之中,残墙断壁间,他寻了一面白粉墙,“满壁纵横千万字”,洋洋洒洒,大开大张,磊落挥毫,猛气横发,直上云霄,气壮山河。那次特殊时境下的书写,可谓大气磅礴,震撼人心。我想,这张照片最能体现钝之兄的气度——激昂豪迈,大气磊落。

钝之兄为人真诚朴实,他在班里年纪稍长我们几岁,颇有兄长风范,我们常常到他的家中,一来学他写字,他边日课边讲给我们听,我们受益;二来讨些美酒,酒后他便不吝笔墨,写给我们看,我们欣赏。熟悉他的朋友悉知他酒风实在,好喝酒,逢酒必醉,每每酒到浓时,他便铺开大纸,尽兴挥毫,笔墨淋漓酣畅,颇得“颠张醉素”的神采,观者都被他感染,此时写得也必是佳品。我们走时,他已经在书纸堆里睡了,实在纯真可爱。

对待书法,钝之兄虔诚而执着。他曾跟我讲起青年时期求学的艰难,常常感念帮助他渡过难关的亲朋师友,背负着众人的期待,他辗转多地求师问道,他也曾放弃稳定的工作,南下杭州求学中国美术学院。十数年来,遍游四方,遍访名师,屡获大奖,成绩斐然。书法已经成为他的信仰,他毕生的追求。

看钝之兄平时写字,我想应该分为两类,一类是临古,一类是创作,他平时以隶书、草书见长,偶写花草遣兴。钝之兄重传统,他出口成章,《书谱》《书论》等经典理论甚为熟识;他学古不辍,临古之作形神皆似,他学习的路子多,诸家之妙皆为其所用。他对摩崖有自己独到的感悟,熔大篆于其中,金石意蕴,高古奇谲;大草躲不过研习“二王”、张旭、怀素、孙过庭等经典,除此,他又精研章草,对于西汉简牍、魏晋残纸、隋唐写经一直到沈曾植、王蘧常,都进行了深入的探研临习,近期以章草写《心经》,饶有禅意,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将章草写进大草,使得其草书不仅草法精绝,而且风骨潇洒又不失浑朴。

钝之兄对笔墨的控制能力强,所以他写些花草,信手拈来,似神来之笔,鲜活清雅,格调极高,三二笔即可满纸文人意趣,颇得陈白阳、八大遗意。我想,他画花卉如此有灵气,不仅是他笔墨功夫扎实的体现,也能说明他的艺术天赋极高,能如此,只靠用苦功可能不够,心灵手巧方能写出那股仙灵文雅的气息。

在我们同学这个圈子里,钝之兄取得的荣誉奖项是最多的,但他从不轻狂自傲,依旧平易朴实。他十分清醒,保持对书写的热情,对名利愈渐不屑,不为展览之风气束缚。无疑他是我们同窗中的榜样,并且我相信他还能在书法艺术上走得更高远。

与钝之兄相识近两载,得其感染,受益匪浅,我素来敬重他的人品艺品。近日嘱我写段文字,我想在此不须班门弄斧多言书史书论了,只管从一个同窗的角度说说我对这位兄长的了解吧。路遥知马力,我有幸能与钝之兄同窗,深知其后必有大成。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