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满正觉旅京十大青年书法家

/ 贺进 / 2016-09-06 10:14

在当下国展充斥的书法氛围里,更多的年轻朋友迎着“国展”的曙光开启自己的书法创作之路,正是由于如此境遇也让更多的朋友从“草根”变成“专业”,这种大的书法发展趋势更影响了整个书坛的格局,譬如当代书法人对于传统的理解是否还存在清醒的认识?“广西现场”的阴霾是否能冲击对先贤经典佳作的执着?“赶场子”能否让自己静下心来专研古帖?不得不承认,“国展”的大旗是众多书法人心中的标杆,有了这个标杆让更多的人前仆后继,为之奋斗,最终成就自己的“春秋大业”。

不能避讳的问题是,体制性的展览形式确实冲刷了书法人认真的态度,当然对于参展作品的认真程度不在我的议论范围之内。更多的人将这种因素的形成归结于古人与今人对书法的“态度”,说古人做书乃“闲暇之余娱己雕虫之技”,今人把书法当成了专业。所以正是由于“业余”与“专业”的差别让书法人的认识有了改变,对书法的“形而上”及“形而下”有了分歧。

圆满是从国展中走出来的,也可以说因为几次国展我们认识了张圆满,这不得不说国展的影响力了,或者说是国展对于书法人的“名”的推动力是何等的重要。从二届隶书展的状元到二届草书展的探花,奠定了圆满在书坛上新人的位置。圆满的隶书我看了不少,从整体而言,一种质朴的气息让人能体会到他对于隶书这种书体的体悟。隶书这个东西,其实是很难让人揣摩透的,有人说她简单,有人说她复杂,对于其艺术价值的揣摩众说纷纭。我倒是认为隶书入门很简单,“拔高”很难。

说入门简单,我们可以看看我们专业人士所谓的“江湖书法”或者“退休干部书法”,给人们所呈现的作品基本上都是隶书作品,说是隶书,无非就是将楷书的横画左右伸展加上“燕尾”而已,这是大众对于隶书的认识有了感官上的认识才让人们所乐于接受并表现。这是说她简单,因为只要会拿起毛笔的人都会“创作”隶书。但是如果将隶书的意趣及朴拙写出来,可不是一件易事,泱泱秦汉书法史,所记载的隶书佳作足以有千万之众,碑版、瓦当、碑刻、帖本中都极尽表现隶书的状态,这浩如烟海的隶书作品让后学有了更多的认识空间,“拔高”的层面如果脱离这些本体的书法是很难的。所以说我还是坚持隶书的意趣远远高于他的技术。

圆满是聪明的,他的隶书作品在表现纯熟技法的基础上,更多地汲取古代书法佳作的“意趣表现之美”,圆满能看出来,就能说明他能做出来,所谓此言,正是圆满的隶书高于他人的地方。

书法专业人士或者非专业人士对于行草书都是顶礼膜拜的,都认为行草书的表现是书法的至高境界。所以都认为行草书是很难的。关于圆满的行草书我的理解是他是用心写的,关于用心与不用心对待一幅作品,其效果是不一样的,当然我说的用心更多的是对于作品的整体把握。对于“二王”的理解他有自己的认识,对于明清的行草书他有自己的艺术语言,所以他的行草书呈现给我们更多的是一种静谧与沉着。

大幅行草书的表现趋于对“势”的把握,手札式的小品创作趋于“气”的表现,这是他“能大能小”的体现,这看起来容易,实则不易。大幅行草只有对线质的锤炼有基础之后方能表现,小品行草书作品则建立在对于魏晋古风的承袭之上。这种承袭更多地来源于对“二王”的艺术语言的理解。圆满很巧妙地打通这种贯势,堂而皇之游走于两者之间,最终将他的行草书推向意趣的方向。

圆满很聪明,最重要的是他很谦虚,对于来自他人的夸赞总是有所保留的接受,我想他对于书法的态度应该会让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宽,记得漫斋的高总跟我说:“圆满似乎把书法作为他终生的事业了,时时刻刻都在琢磨书法。”我想这句话是符合实际的,我看到的圆满是他对于书法的执着态度,对于现如今的书法状况,我想他是不拘于现在的,不用别人说,他定会越走越好。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