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明 张瑞图 草书千字文 经典回顾

/ 2016-09-09 10:25
在明代书坛,张瑞图是一位很特殊的书法家。他人品颓喪,步入仕途即依附魏忠贤,成为“魏家阁老”成员之一,其行径为士林所不齿,《明史》将他列入“阉党”;然在书法艺术上...

明 张瑞图 草书千字文

经典回顾:明代书法

明 张瑞图 《草书千字文》

卷,纸本,草书

尺寸不详

藏地不详

在明代书坛,张瑞图是一位很特殊的书法家。他人品颓喪,步入仕途即依附魏忠贤,成为“魏家阁老”成员之一,其行径为士林所不齿,《明史》将他列入“阉党”;然在书法艺术上却颇有建树,为时人所公认,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齐名,书史并称曰“邢张米董”。颓丧的人品居然没有淹没他的书法声誉,这在“书以人重”观点已十分流行的明代,是很特殊的例外,有明一代仅张瑞图和王铎两人,如(清)吴德旋在《初月楼论书随笔》中所评:“张果亭(张瑞图)。王觉斯(王铎)人品颓丧,而作字居然有北宋大家之风,岂得以其人而废之。”可见两人书艺必有过人之处。

其次,张瑞图是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并称為“晚明四家”的,然他的书风与崇尚钟王帖学、追求柔媚格调的邢、米、董三家迥然有别,而与黄道周,倪元璐、王鐸、傅山诸人创立的奇倔狂逸风貌颇為相似,共同在钟王之外另闢蹊径。(清)粱巘在《评书帖》中即指出:“明季书学竞尚柔媚,王(鐸)张(瑞图)二家力矫积习,独标气骨,虽末入神,自足下朽。”杨守敬也认為张氏“顾其流传书法,风骨高騫,与倪鸿宝(元璐)、黄石斋(道周)伯仲。”([清]杨守敬跋张瑞图《前赤壁赋》)张瑞图之名不列入风格相伯仲的倪、黄、王流派之中,却与蹊径迥异的邢、米、董并称,这也是很特殊的现象,其书风与诸家必然存在同中之异或异中之同的复杂关係。因此,探讨张瑞图其人其书的特殊性是饶有意趣的问题。

张瑞图的书法,在外在形态、笔墨形式上,与黄、倪、王、傅有许多相近之处,呈现出趋同的审美追求。但内涵的个性、气质、情感、格调,却各下相同,甚至存在很大差异。因為书法风格的形成离下开作者这一主体因素,意在笔端,笔随意发,书家的性格气质、心理特徵、思想感情等主观因素必然要有意无意地渗入到风格中去,从而形成个性鲜明的独特面貌,就这个角度说“书如其人”的观点毋容置疑。张瑞图的字确很“奇逸”,但有时奇得出格,不少字结体狂怪得难以辨认,逸也有些过分,下少用笔纵放得犹如书一符。据《桐阴论画》附註云:“张公画罕见,书幅甚多,相传张係水星,悬其书室中可避火厄,亦好奇者為之。”此说虽据传闻,即便有之也属好奇者為之,但至少说明张氏书法很怪,可作法灾的符录悬掛。观其车书中多难以辨认的奇字和纵放无度的逸笔,确带有符躁的味道,写字类似画符,无疑在迎合世俗趣味,格调必然下高。另外,反柔媚而走向极端,一味硬倔,过分外露,也容易变為粗俗的霸悍气,张氏书法即有过分之处,少含蓄文雅之气。一卯粱嗽《评书帖》所论”张瑞图得执笔法,用力劲健,然一意横撑,少含蓄静穆之意,其品下贵。一张氏在艺术追求上的偏激、失度和品位下高,与他政治上的表现有某些相似之处,这无疑是人品对书品的影响。因此,张瑞图与倪、黄虽同属奇倔书风,却不能归入一类,更不能并称。

张瑞图存世作品即甚多,以行、草為主,此卷《草书千字文》是其宏幅鉅製。《千字文》的文字内容,是由南北朝梁武帝时周兴嗣编次的,為我国古代识字的啟蒙读物。由於它由一千个不同的字组成,以后也成為歷代书法家甚感兴趣的书写内容,纷纷以一体、二体或四体、六体写《千字文》,其用意,一是作為他人学习书法的范本,故书家作多种书体以供人临写。[明]陈淳在《自书千字文》跋中即指出:"书《千字文》往往有人,非人好书,人欲书之耳。盖《十字文》无重字者,人谓书学尽於此矣。"一是作為书家展现个人风貌的载体,如[宋]董迪《广川书跋》所曰;“后世以书名者,率作干字,以為体制尽备,可以见其笔力。张瑞图此卷《草书千字文》,当属於后者,以显现个人独特的书法笔力為宗旨。

此卷末署款“天啟癸亥书於都中,张长公瑞图。”天啟癸亥三年(1623年)时,张在京任职,尚未入内阁,此卷為五十四岁所书,风格已趋成熟,然仍保留学孙过庭和苏軾的某些笔法。全篇字与字之间连笔下多,而运笔之气贯通,以显示其放逸之势:各字大小变化下大,主要靠结体的欹侧反正、紧密开张、左右轻重、上下错落,来显现起伏跌宕:字姿呈方形的整体结构,又时出奇险之态,点画通过粗细、乾溼、疏密、方圆的变化,表现出跳荡之势;全幅呈字距紧密、行距宽疏的布局,然紧密字距中,时用舒缓的笔法和揖让的结体来调节,宽疏行距中,又时以出格之字和破直之势来调节,从而达到了密而不窒、疏而不空的效果。这些都体现了张瑞图典型书风的主要特色。然此卷笔法多用圆润中锋和厚重笔道,少劲利峻峭之势;转折处多婉转,并非每转必折,每折必劲,也少侧锋偃笔;在奇异结体中仍时见瀟洒秀丽之字,狂放而未失於怪诞。这些特点表明孙过庭车书所具的流润和法度之影响尚未完全消褪,苏軾浑厚凝重的笔法仍在起作用,北朝碑学之痕跡尚下显著。因此,这卷《草书千字文》反映的是张瑞图转变时期书风,对了解他的书法发展演变轨跡具有重要参证价值。

【释文】

天地玄黄 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 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 秋收冬藏

闰馀成岁 律吕调阳 云腾致雨 露结为霜 金生丽水 玉出昆冈

剑号巨阙 珠称夜光 果珍李柰 菜重芥姜 海咸河淡 鳞潜羽翔

龙师火帝 鸟官人皇 始制文字 乃服衣裳 推位让国 有虞陶唐

吊民伐罪 周发殷汤 坐朝问道 垂拱平章 爱育黎首 臣伏戎羌

遐迩一体 率宾归王 鸣凤在竹 白驹食场 化被草木 赖及万方

盖此身发 四大五常 恭惟鞠养 岂敢毁伤 女慕贞洁 男效才良

知过必改 得能莫忘 罔谈彼短 靡恃己长 信使可复 器欲难量

墨悲丝染 诗赞羔羊 景行维贤 克念作圣 德建名立 形端表正

空谷传声 虚堂习听 祸因恶积 福缘善庆 尺璧非宝 寸阴是竞

资父事君 曰严与敬 孝当竭力 忠则尽命 临深履薄 夙兴温凊

似兰斯馨 如松之盛 川流不息 渊澄取映 容止若思 言辞安定

笃初诚美 慎终宜令 荣业所基 籍甚无竟 学优登仕 摄职从政

存以甘棠 去而益咏 乐殊贵贱 礼别尊卑 上和下睦 夫唱妇随

外受傅训 入奉母仪 诸姑伯叔 犹子比儿 孔怀兄弟 同气连枝

切磨箴规 仁慈隐恻 造次弗离 节义廉退 颠沛匪亏

性静情逸 心动神疲 守真志满 逐物意移 坚持雅操 好爵自縻

都邑华夏 东西二京 背邙面洛 浮渭据泾 宫殿盘郁 楼观飞惊

图写禽兽 画彩仙灵 丙舍傍启 甲帐对楹 肆筵设席 鼓瑟吹笙

升阶纳陛 弁转疑星 右通广内 左达承明 既集坟典 亦聚群英

杜稿钟隶 漆书壁经

府罗将相 路侠槐卿 户封八县 家给千兵 高冠陪辇 驱毂振缨

世禄侈富 车驾肥轻 策功茂实 勒碑刻铭 磻溪伊尹 佐时阿衡

奄宅曲阜 微旦孰营 桓公匡合 济弱扶倾 绮回汉惠 说感武丁

俊乂密勿 多士寔宁 晋楚更霸 赵魏困横 假途灭虢 践土会盟

何遵约法 韩弊烦刑 起翦颇牧 用军最精 宣威沙漠 驰誉丹青

九州禹迹 百郡秦并 岳宗泰岱 禅主云亭 雁门紫塞 鸡田赤城

昆池碣石 巨野洞庭 旷远绵邈 岩岫杳冥

治本于农 务资稼穑 俶载南亩 我艺黍稷 税熟贡新 劝赏黜陟

孟轲敦素 史鱼秉直 庶几中庸 劳谦谨敕 聆音察理 鉴貌辨色

贻厥嘉猷 勉其祗植 省躬讥诫 宠增抗极 殆辱近耻 林皋幸即

两疏见机 解组谁逼 索居闲处 沉默寂寥 求古寻论 散虑逍遥

欣奏累遣 戚谢欢招

渠荷的历 园莽抽条 枇杷晚翠 梧桐蚤凋 陈根委翳 落叶飘摇

游鹍独运 凌摩绛霄 耽读玩市 寓目囊箱 易輶攸畏 属耳垣墙

具膳餐饭 适口充肠 饱饫烹宰 饥厌糟糠 亲戚故旧 老少异粮

妾御绩纺 侍巾帷房

纨扇圆絜 银烛炜煌 昼眠夕寐 蓝笋象床 弦歌酒宴 接杯举觞

矫手顿足 悦豫且康 嫡后嗣续 祭祀烝尝 稽颡再拜 悚惧恐惶

笺牒简要 顾答审详 骸垢想浴 执热愿凉 驴骡犊特 骇跃超骧

诛斩贼盗 捕获叛亡

布射僚丸 嵇琴阮啸 恬笔伦纸 钧巧任钓 释纷利俗 竝皆佳妙

毛施淑姿 工颦妍笑 年矢每催 曦晖朗曜 璇玑悬斡 晦魄环照

指薪修祜 永绥吉劭 矩步引领 俯仰廊庙 束带矜庄 徘徊瞻眺

孤陋寡闻 愚蒙等诮 谓语助者 焉哉乎也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