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慧寺明代彩塑二十四诸天像文化遗存

书画纵横 / 2016-10-16 00:35

大慧寺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因寺内有大佛,俗称大佛寺。大慧寺的大悲殿将明代的三大艺术─建筑、彩塑和绘画熔为一炉,至今仍具有较强的艺术魅力和观赏价值。

大慧寺明正德八年(1513)司礼监太监张雄建。嘉靖时提督东厂太监麦某又在寺左增建了一座佑圣观。明世宗时又在寺后建了一座真武祠,借这两座道庙以保存大慧寺。当时大慧寺和佑圣观一共有殿宇183间,占地421亩。万历二十年(1592)和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曾重修。光绪时,寺院和道庙渐记毁,1949年后尚存山门、门前照壁和东西配殿以及大慧寺的大悲宝殿。山墙前高大的二十八诸天泥塑和墙上的壁画,是明代雕塑和绘画艺术的杰作。

大慧寺的雕塑主要以一尊高大的千手观音立像及两尊胁侍菩萨为主体,环衬二十八部众,组合成一组完整的宗教人物群体。千手观音立像,原是一尊高5丈的铜佛,日本侵华时期被毁。同时期又补塑了这尊木胎沥粉描绘的千手观音泥塑像,及两尊胁侍菩萨。这些塑像制作工艺较为粗糙,但其形象尚显庄严端正,高大挺拔,也是北京地区现存较完整的一组木胎泥塑。而环列于大殿东、北、西三面墙体前的28尊彩色妆玺泥塑造像,在众多的史籍中,却难以查找到对其有详细确切的记述。50年代文物普查时,确定其为明代原作。更值得庆幸的是历史上曾有过的三次重修,只对塑像彩绘有局部修补,未“重塑金身”而遮敷去明代原有的精彩妆玺,从而更使其珍贵。

观音菩萨佛像后的东西山墙前,有28尊明代重彩装銮的彩塑造像环列于壁画前的汉白玉雕刻的须弥座上。28座塑像皆高4米,须弥座高1.1米。这28尊奇伟塑像,呈横列阵容,拱立于大殿中央主尊四周,气势宏伟,绘塑精美。这28尊佛教护法神彩塑,气势雄伟,神态各异。帝释天、梵天等汉化诸天为帝王装束,肃容威仪;天王、韦驮是怒目金刚,天将威风;菩提树神、鬼子母神雍容端庄,慈祥敦厚。二十八天神中东首第一尊是东岳大帝。它是中国道教诸神体系中管阴间之王,被佛教“请”来护法。大慧寺的东岳大帝彩塑面上颧骨突出,两颊下陷,嘴角伸出一对獠牙,表现一幅苍老而威严的人物形象。28尊塑像造型饱满,有力度,身体微向前倾,表示他们倾心听法,加上服饰衬托,色彩鲜明,使众多塑像浑然一体,形态生动逼真,充分显示了明代彩塑的艺术魅力。

50年代文物普查时定名其为“24诸天”。诸天起源于印度,到中国明代,增加4位,成为24诸天,而大慧寺竟有28诸天。中国自隋唐以来对观音的崇拜日盛,兴建起很多专门供奉观音菩萨的庙宇。在现存的环列于观音像周围的塑像实例中,未发现有28尊像组合的。在<大悲心陀罗尼经>中有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28部众及其名号。对照经典记述发现有的塑像与樊名有出入。在结合明清佛教造像吸收道教神祗的世俗化倾向,初步完成了28尊塑像名号的认定。

以北壁为首,右列自左而有:梵天、阿修罗、乾闼婆罗、维摩羯、阎摩罗、吉祥天女、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日天子、密迹金刚、辩才天、鬼子母(含迦喽啰及毕理孕迦)、监牢地神、南陀跋难陀龙王。

左列自右而做:帝释、摩呼洛迦、紫薇大帝、紧纳罗、地藏王、摩醯首罗、北方多闻天王、西方广目天王、月天子、韦馱、摩利支、散脂大将、菩提树神、东岳大帝。

它们的组合排列及群体布局的构成,构思周密。不仅如此,在那缜密的思考中还注入了宗教宣传的功利意图。比如,是将帝后、文官武将、容貌修好的世俗裙钗、面目狰狞的神话人物穿插排列,使一字排开的众多塑像个体,在形式感上有着动静、收放、文野于服饰华丽或简约的对比变化,一方面减弱了所有塑像都以端正严肃的站立姿势,平均排列在须弥座上,把可能产生的呆板、单调的排列变成为有节奏变化的构成。同时,又使一尊尊单体塑像在形式美感上有了内在联系,使众多高大塑像形成气势雄伟的群像阵容。

这28尊彩色塑像不仅组合排列构思周密,塑造生动传神,而且还具有另外一种特征即精湛的彩绘。“塑容绘质”是中国传统雕塑的一大特色,无论是石刻造像还是泥塑造像,最后往往以着彩形式完成,彩绘在增强雕塑作品的表现力方面发挥了其他不可代替的作用。28尊彩色塑像的色彩、装銮浓重,以朱砂、黄丹、雄黄等矿物质原料为主,大量参用赤金、白银,形成富丽辉煌i、金彩璀璨的艺术效果。另外,“开脸”的成功不可低估,28尊彩色塑像尊尊个性鲜明的性格和生动丰富的表情,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面部形象充分揭示的。

大慧寺的28尊彩绘塑像,气势雄伟,绘塑精美,造型奇伟罕见。有些与其他寺庙或壁画的造像特征相同,但大部分则让人感觉陌生,特别是28尊彩塑的组合在我国佛像雕塑中确无实例可援。所采用的写实想象和象征为一体的创作手法,塑造出的物像,呈现出鲜明的个性特征和真实的生命感,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塑像色彩浓重的妆玺,以朱砂、黄丹、石青、石绿、赭石等天然矿石原料为主,并大量采用赤金、白银,从而形成富丽辉煌、金彩璀璨、富有装饰美的艺术效果。有专家评价:北京大慧寺大型彩塑造型严谨,神态端正,可谓典重宏兼而有之。四周壁画不同凡响与塑作,相辅相成。询为明代京师高手之架构。”因此,大慧寺的彩塑是明代雕塑的上乘之作,在中国雕塑艺术发展中上应占有重要地位。现在因种种因素制约,大慧寺彩塑未能得到其应有的地位,已尘封蒙垢半个世纪,而一旦拂去其身上长久岁月的积尘,展现出的将是使人眩目惊诧的古代文化异彩。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