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 祝允明 奴书订明代书论

书画纵横 / 2016-11-14 09:16

觚管士有“书奴”之论,亦自昔兴,吾独不解此。

艺家一道,庸讵缪执至是,人间事理,至处有二乎哉?

为圆不从规,拟方不按矩,得乎?自粗归精,既据妙地,少自翔异,可也。

必也革其故而新是图,将不故之并亡,而第新也与。

故尝谓自卯金当涂,底于典午,音容少殊,神骨一也。

沿晋游唐,守而勿失。

今人但见永兴匀圆,率更劲瘠,郎邪雄沉,诚悬强毅,与会稽分镳,而不察其为祖宗本貌自粲如也(帖间固存)。

迩后皆然,未暇遑计。赵室四子,莆田恒守惟肖,襄阳不违典刑;眉、豫二豪,啮羁蹋靮,顾盼自得。

观者昧其所宗:子瞻骨干平原,股肱北海,被服大令,以成完躯。

鲁直自云得长沙三昧。诸师无常而俱在,安得谓果非陪臣门舍耶?

而后人泥习耳聆,未尝神访,无怪执其言而失其旨也。

遂使今士举为秘谈,走也狂简,良不合契,且即肤近。

为君谋之,绘日月者,心规圆而烜丽,方而黔之,可乎?

啖必谷,舍谷而草,曰谷者“奴餐”,可乎?

学为贤人必法渊赐;晞圣者必师孔。

违洙泗之邪曲,而曰为孔、颜者“奴贤”、“奴圣”者也,可乎?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