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0)明 王铎 节临王羲之、敬豫帖轴 经典回顾

/ 2016-11-15 09:32
已见刊布的王铎最早的『连绵草』书作品,大约是一六二五(明天启五)年的《临王羲之修载帖条幅》,到一六二七(天启七)年《节临王羲之参朝、瞻近等三帖条幅》,已基本确立了自...

明 王铎 节临王羲之、敬豫帖轴

经典回顾:明代书法

王铎草书《节临王羲之永嘉、敬豫帖》,时四十三岁,崇桢七年(1634年)甲戍春作。

如众人所誉,王铎的书法是『诸体悉备』的,而其中尤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就是所谓『连绵草』。

已见刊布的王铎最早的『连绵草』书作品,大约是一六二五(明天启五)年的《临王羲之修载帖条幅》,到一六二七(天启七)年《节临王羲之参朝、瞻近等三帖条幅》,已基本确立了自己的风貌,即如今人高文龙先生所说的,『笔致已较纯熟,或放纵,或收敛,皆不失羲之规模,牵连映带处,无一勉强雷同之弊』。而后则见有崇祯八(一六三五)年冬作《临王献之省前书帖条幅》,笔调更见飞舞张扬而于连环回带之中又多显刚健果决的骨力,高文龙先生赞其『益觉大气磅礴,末行虽巳逼近边缘仍觉雍容舒展』。再到三、五年后的《临王羲之不审、清和帖条幅》,气韵又趋清远淡逸,线条劲紧而法度周详,跟以前的临阁帖连绵草书有颇大的区别了。我们这里刊出的《节临王羲之永嘉、敬豫帖条幅》,作者自署作于一六三四(崇祯七)年春,可以说恰好为王铎连绵草书风格发展填辅了认识上的一个空档,增添了一项很有新鲜启示意味的研究实证资料。

《节临王羲之永嘉、敬豫帖条幅》的书风,正好上承《节临王羲之参朝、瞻近等三帖条幅》而下启《临王献之省前书帖条幅》。同前幅相比,它在用笔

的控制力方面明显的更多灵劲洒脱,全篇从头到尾一气贯串,只在中行『增慨』与『敬豫』两帖之尾首两字有收、起笔方向上自然形成的形迹间断而已。而在一气贯通的线条运行中,迟重宽放的牵扯连带让位于『迅发机赴,絶无闪揄』的奔放和『扩于鹰折,睽以蛇瞿』的机警。在全幅布局上,也不似以前作品的『尚嫌均匀雷同』,而是使三行中之中行字型稍大而布白疏松,两边行字型小而且紧密排布,中行在一行之中又有大小疏密的不断收放开合,从而构成奇玮幻变的构图节奏的丰富美。全幅醒目的重按徐行笔道,仅限于首行的『喜』字之上端、『临』字之左旁、『还』字之走之底,中行『殊』字之竖直画,『敬』字之草头以及末行『议』字之左旁这寥寥数处,通篇多为遒劲婉利的中锋,故骨气如剑如虹,有酣畅淋漓、『狮吼猊怒』、『鸾翔凤舞』之概。这样一种豪纵磅礴的『舞』姿,到了《临王献之省前书帖条幅》(后隔近两年)之上,即又被强有力地约束住了一一细利的长线婉转更多被短促方直的硬折和提按铦啄所取代,一派英毅果决斩钉截鐡的悲壮气息弥漫纸上一一这是在作者愤慨于浊流奸佞之徒温体仁、吴宗达把持朝政,自身则『百计中之』,请求改任南京,途中回到家乡,一路痛感国家动乱人民苦难而后自然发生的艺术风格变化,而一年多之前那时犹自意气风发,勇敢热忱地向着温、吴之辈作直接斗争,对前程尚怀有希望和信心。

观览王铎这段连绵草书风格变化的杰作,油然想起他后来在《为啬道兄书自作五律人不知等二首诗卷》卷尾的署款那段话:

『每书当于谈兵说剑,时或不平感慨,十指下发出意气,辄有推晋鄙之状』。

王铎以连绵笔法书二王今草在明代崇尚帖学的风气之中固然堪称独创一格,在技术渊源上却得自张芝狂草的启迪。王铎生活在欲偏安已不能的风雨飘摇的晚明,正直而敏感的良心驱使他在情感方式上更接近于狂放激越的张芝、张旭;与张旭观公孙大娘舞浑脱剑器而作书壁上的典故似乎有可模拟,王铎屡以谈兵说剑为作书的情緖契机;不过跟张旭不同的是,王铎的谈兵说剑不是表演性的而是有实在的严酷的『语境』,也有明确而具体的针对目标的--他恨不能袖鐡推击而杀之之『晋鄙』也就是当日握持政权兵符却坐视天下崩坏而不顾,唯以搜刮民财为能事的『阉党』余孽之流。那么我们便又能认识:王铎在这一方面恰好跟二王不尽一致,倒是跟写《祭侄稿》的颜鲁公相近了。

【释文】

永嘉至,奉集欣喜无喻,临等还,殊慰意增慨,敬豫在彼,尚未议还,增耿耿。王羲之湘渚丈托湛虚兄求此甲戌春夜王铎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