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宋 法常 莲燕图 克利夫兰美术馆藏 经典回顾

/ 2016-11-15 09:35
宋代画僧牧溪的作品,在中国境内遗留绝少,搜遍两岸收藏,也不过台北故宫以及北京故宫各存手卷一个。但是反观在日本境内,牧溪的作品受到当时日本人疯狂的喜爱,他们大规模...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宋 法常 莲燕图 克利夫兰美术馆藏

经典回顾:宋代绘画

宋 法常 莲燕图

水墨 设色

纵:195.5厘米 横:63.6厘米

克利夫兰美术馆藏

宋代画僧牧溪的作品,在中国境内遗留绝少,搜遍两岸收藏,也不过台北故宫以及北京故宫各存手卷一个。但是反观在日本境内,牧溪的作品受到当时日本人疯狂的喜爱,他们大规模的搜罗牧溪的作品,将牧溪推崇为最伟大的水墨画家,不但现存大多数的牧溪作品都保存在日本,连一些著名的中国绘画史专家如米泽嘉圃在未到台中北沟看故宫(故宫文物迁台之初,暂存于台中县雾峰乡北沟)书画时,还以为所谓的中国水墨画不过就是马远、夏珪、牧溪、梁楷四家,及至看了北宋郭熙范宽李唐诸作,眼界始开,对中国绘画方重新认识并评价。

很可惜的是在牧溪的故乡中国,牧溪一直是被一些所谓文人画家所轻视,也因此作品不为人所重,以至于凐没无存。元代庄肃在《画继补遗》中这样评论牧溪的画「…诚非雅玩,仅可僧房道舍,以助清幽耳。」汤垕《画鉴》:「…近世牧溪僧法,尝作墨竹,粗恶无古法。」明代夏文彦《图绘宝鉴》则承庄肃说法,直批牧溪「粗恶无古法,诚非雅玩。」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也持同样看法,可见得自元代之后,在一些文人眼中,牧溪画作粗恶无古法,可能也因此不被时人所重,以至留存绝少。

虽然如此,当真正独具慧眼的大画家看到牧溪的作品时,还是能从中看到牧溪的天才以及独创性。明代沈周看到牧溪的《花卉翎毛写生长卷》之后,深深的为牧溪的水墨造诣所折服,后来仿效此卷有画了一卷《水墨花鸟长卷》,然而和牧溪的神韵天成相比,沈周的画作已经略嫌刻板了。而后项元汴收藏了牧溪的这卷《花卉翎毛写生长卷》,爱不释手,在卷后题下了「…余仅得墨戏花卉蔬果翎毛巨卷,其状物写生,殆出天巧,不惟有似形类,并得其意。京爱不忍置,因述其本末以备参考。…」可见得去除文人歧见,用真正热爱艺术的心灵去感知牧溪的作品,是可以发掘出那水墨氤氲背后的巨大感人力量的。

现存的牧溪画作,几乎全部都保存在日本,其中包括生平代表作《观音》、《猿》 《鹤图》三巨轴,以及许多的人物、山水、禽鸟走兽以及蔬果诸画作,现在我从书中将所能找得到的牧溪画作尽量扫瞄,并加说明,希望能让大家了解这位久被遗忘的艺术家。其中在说明或贴图或有遗漏错误之处,还请指正。

在牧溪的画作题跋之中,有不少时人禅僧的题识,因此可以据以推论出牧溪活跃的年代大约是从南宋淳熙年间一直到元代至元年间,详细生卒年不详,出生地由大德寺《观音图》一作的题识「蜀僧法常」中推断,牧溪的出生地应该是在四川,俗家姓名也已经失载,仅能知道出家后法号法常,牧溪是他的别号,是南宋高僧无准师范的弟子,在现存日本的《佛祖正传宗派图》无准师范法脉中中载有「六通 牧溪 法常」,至于牧溪生平,以元代吴大素《松斋梅谱》所述最详,此书中国境内早已亡佚,幸好日本还留存有手抄本,现全文抄录如下:

僧法常,蜀人,号牧溪。喜画龙虎、猿鹤、禽鸟、山水、树石、人物,不曾设色。多用蔗查草结,又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妆缀。松竹梅兰石具形似,荷芦写,俱有高致。一日造语伤贾似道,广捕而避罪于越丘氏家,所作甚多,惟三友帐为之绝品,后世变事释,圆寂于至元间。江南士大夫家今存遗迹,竹差少,芦雁木多赝本。今存遗像在武林长相寺中,有云:爱于此山。

因此有人推测牧溪未出家前可能是文人(巨匠杂志 牧溪),因而有造语伤贾似道之事,为了避罪,因此拜在无准师范门下出家。晚年应该就在江南一带活动,而在元代至元年间逝世。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