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报:科技在书画修复中的运用书画动态

中国书画观察网 / 苏花 / 2020-07-28 10:39

舒光强

科技在传统书画修复中的运用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探讨的话题。目前,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档案馆、科研机构及高校都在逐渐加大科技在书画修复中的比重,建实验室、购买先进设备、加大书画修复科研经费的投入、引进科技人才。这种趋势在近年来越来越明显。有些机构的修复部门索性改名为科技部,以便突出科技在书画修复中的重要性。

书画修复技艺正在悄然无声地发生变化,科技的势头越来越猛烈。如何处理好传统与科技的关系,传承好传统并运用好现代技术是我们这一代修复师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现代科技若恰当运用,则能为传统修复技艺注入新的血液,为书画修复加码助力,丰富和完善书画修复技艺体系。若不能恰当运用,过度迷信科技的力量,过高估计其作用,则会削弱书画修复技艺本体,最终会导致书画修复技艺枯萎或“贫血化”,造成事与愿违的结果。

书画修复技艺有一个较为突出的特点,就是通常凭借修复师的“经验”行事,修复过程中以修复师的“感觉”为主,这种感觉有时候甚至会取代客观真实。许多工艺步骤都是靠修复师的“主观”判断完成。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我所指的修复师凭“经验”“感觉”和“主观”,不是说修复师蛮干强为,“没有金刚钻,就敢揽瓷器活”,而是他们在长期实践基础之上获得的宝贵经验,通过长期的摸索而总结出属于个体主张的判定,都是建立在大量的实践基础之上的。

修复师在书画修复的具体操作过程中往往具有相当的“模糊度”,诸多工艺很难精准地、科学地表达出来。这些都成为进一步发展这门技艺的一个瓶颈,也为书画修复技艺的传承和传播带来了难度。以胶矾水的配兑为例。胶矾水的比例、浓稠度调配得恰当与否,对书画修复极其重要。浓度过大对作品有损伤,浓度过稀则达不到理想的效果。传统作坊里的老修复师们,都是采用舌头舔试的方法来检验胶矾水的调配是否合适。当胶水和矾水混合在一起时,达到甜(胶甜)、涩(矾涩)并有的程度为最好。同时,胶水与矾水的配兑又受季节和气温的影响,若靠人的经验去总结它,很难发现它的规律。如果用科学的方法分别将矾、胶和水在不同季节、不同气温、不同地区的配兑比例,通过科学的手段一一列出数据来,这样操作起来既准确又方便。这是靠修复师用味觉感受积累起来的直觉判断。

另外,这门技艺很多地方都是靠眼看、手摸来判断。以糨糊为例,它是书画装裱与修复最主要的黏合剂,在修复过程中有广泛的应用。《装潢志》中曾谈及:“裱之用糊,如墨之于胶。墨以胶成,裱以糊就。”糨糊的制作和使用对书画修复是十分重要的,如何去判断它的好坏?除了修复师掌握必备的技巧以外,习惯上是用眼睛看,用手去摸。以制作糨糊来说,糨色由暗淡变为透明,再用木棒举起来能拉出细浆丝为最理想;怎样的火候最合适?色为透明为最佳,欠火则无光泽,过火则有一层乌光,黏性不好。

糨糊的使用则更为复杂,可用于托料、托心、贴夹口、覆褙、托熟纸、托绢本、翻包首、贴废肩、转边等,每一种情况,糨糊的使用都各不相同。究竟怎样的浓稠度最恰当,确实非常难以表述清楚,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像这样的情况,在书画修复中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几乎每一道书画修复工序都可以通过使用相应的科学技术来指导实践操作,为修复师提供相应的参考。这样可以让修复师在操作过程中更加胸有成竹,做到有的放矢。前期作品的固色,可用仪器检测墨色、颜料、印章等的附着,可避免清洗过程中发生脱落和洇散。材料老化情况也可以通过仪器检测出相应的数据。补画心时选配补料,以往大多是通过目测,这样常常会有些微误差。若选用科学设备进行测量,便可更为精准。

在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使用科学设备,未必都是高、精、尖的,一些简单的仪器也可使用。如糨糊可使用黏度计测浓度,洗涤作品的药品可用波美表测试,使用这些仪器操作起来既简单又方便。

科技的运用将书画修复技艺中属于直觉的、经验的、感受的、主观性的部分,通过试验、科技检测和使用相应的仪器总结归纳出数据和指标,以科学的方法得出结论,这为修复师的修复工作提供了更为科学客观的依据。如此,修复师操作起来既省力省心,又可减少误差。

通过科学技术的运用可以使书画修复工作做到更为准确,避免修复过程中因为“人的因素”而造成的损害,降低修复过程中的风险,提高修复工艺水平。同时,也有利于书画修复技艺的传承,易于形成完备的学科体系。在传播相关知识时,社会大众亦容易接受和理解。

当然,科学技术可以补益书画修复中的诸多不足,充实和丰富书画修复技艺体系,对推动书画修复技艺向前发展极为有利。还可以使修复师扬长避短,达到锦上添花的效果。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科学技术在给书画修复带来方便的同时,也在不断削弱修复师的主体性;带来新修复理念和新方法的同时,又给书画修复行业带来不同程度的混乱;在丰富书画修复技艺体系的同时,又在弱化技艺故有的内核。这些都可能导致传统书画修复技艺的模糊化、边缘化,甚至会出现异化。

这里仍然有一个“主”与“次”、“体”与“用”的关系。在修复过程中,修复师仍居于主体性地位,科技为修复提供客观必然的支持,起到辅助的作用。突出修复师在整个过程中的主体性作用,人是体,科技为用。切忌夸大科技的作用,试图用科技完全取代修复师。

目前,有一些修复理论研究者非要推翻书画修复的传统,另起炉灶,试图用科学技术来改造传统,空呼发展与创新。这是一种过激的做法,有如庸医操猛剂,应该坚决杜绝。

今天,我们的书画修复最缺乏的不是科技知识,也不是世界各国的先进经验。当下,最缺乏的是对我们固有的传统技艺进行认真的梳理和全面的总结。传承好这些优秀的技艺,就要将传承传统放在最首要的位置。此外,要不断提高书画修复师的专业技能和文化素养,鼓励和引导他们多操作、多总结、多思考、多学习、多请教,成为技艺精湛、博学多才的书画修复师。同时,还要广泛吸收当今的科学技术成果为书画修复所用,弥补短板,构建我们这个时代的书画修复技艺体系。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